ITyabo app官网评论

追风与造物:从商人阶层到匠人群体,中国新经济不再“狂野”

所有的青春都是在为中年做准备。

 

整整20年前,《大败局》出版,六年之后,《激荡三十年》面世。

 

许多答案被摆在了公众面前。原来,我们早已习惯的日常生活中竟发生着如此激荡人心的故事,无论成败,中国人整体经历了一场岁月的青春风暴,就像一个野蛮生长的青年,走向了更加稳健的时代。

 

时代,永远都是最好的时代。

 

此后,吴晓波的商业观察没有停止,他继续深入中国企业第一线,发现更多变化与新故事。尤其是2020年疫情之下,居然成了他深入探访企业数量最多的一年。

 

 

当新国货成为消费升级的显性终端之际,吴晓波频道以一种更加年轻又洞明的方式参与到这一新的商业洪流之中,作为更加主动的新国货创新推手,推出了“金物奖”,希望打造成为中国商业、中国制造的明珠式标杆,去推动新国货走出“异常困难的时刻”,伴随所有中国人走向下一个激荡的时代。

 

1

金物奖背后的商业群像演变

2020年9月,由吴晓波频道、890新商学、新匠人新国货促进会联合发起金物奖·新国货创新大赛(2020)。

 

 

金物奖以“弘扬工匠精神,振兴国货品牌”为使命,致力于推动和支持新国货品牌和企业的崛起,通过寻找和发现具有原创力、创新力以及市场回报能力的新一代国货产品,来表彰和奖励中国品牌和企业崛起中做出卓越贡献的新国货产品以及在推动新国货运动中卓有成就和具有突出贡献的代表人物。

 

耳熟能详的新国货品牌及其背后的创业故事,尽管比《激荡三十年》离我们更近,却有着更加打动人心的东西。

 

 

它诞生于这样的逻辑之下:与激荡三十年间的那些商业故事相比,新一代商业阶层的创业、创新加入了更多的元素,移动互联网、Z世代、新国货、圈层、升级……匠人精神的加入既是国家号召,更是民间消费升级的自我觉醒,因此今天的创业者要创造的东西超越了金钱这个单一指标,新品牌、新文化、新生活方式,这些与品质、精神有关的因子成为一种复合线索。金物奖正是要在这一层面凝结这些线索,更是为新的中国商业路线点亮第一盏明灯。

 

透过金物奖的故事,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两个趋势的变化,这也聚焦折射出今日之中国商业群像的集体转变。

 

趋势一是从“第一个”到“第一”的转变:

 

今天已经很少再提第几代企业家了,而在改革开放最初三十年,存在着明确的企业家代际标准。这至少说明,在今天的新商业活动中,出现了用以往的标准无法界定的新行为特征。最突出的一个行为特征是:过去创业者更容易追求“第一个”,第一个做玻璃的、第一个股改的、第一个卖电器的……而在今天,创业者们更倾向于成为“第一”:即便是在一个已经成熟的行业内,新的创业者依旧有机会成为第一。这背后是深刻的时代变化以及由此而来的创业者身份变化。

 

几乎所有的“网红”新国货品牌都具备这一特征,比如斩获金物奖(2020)金奖的小熊早餐机,三明治烤盘+不粘煎盘+1.3升小奶锅的多配件组合为新生活方式提供了丰富的一体化早餐场景,优美设计与烹饪玩法又为其创造了社交价值。小熊电器在中国家电消费领域内开辟出新的领域“萌家电”,一步步成长为领域内的领先者;同样斩获金奖的元气森林燃茶,也是在茶饮赛道内通过品质制造与新渠道营销成为“国民级”饮料品牌。

 

 

趋势二是从“追风”到“造物”的转变:

 

由第一个与第一的不同,表面看是商人群像的身份演变,本质上是时代对创业行为的新要求,过去是追风,追击一个空白的风口;现在是造物,沉在已有的领域内沉着制造,制造金物,更是通过全新的生产关系催生新的生产力。

 

这种转变可以用云迹机器人的故事来进行解释:“智能商用服务机器人润”悄无声息地覆盖了酒店智能送物机器人领域,社交圈中常见的场景:打开酒店房门,外面是一个憨态可掬的送物机器人,很有可能就是云迹机器人。此外,云迹Yabo亚博在住宿业、物流运输业、行政服务机构、互联网行业、机器人科研、社区服务等多种场景中已实现大范围应用。在不知不觉间,人们才开始知道我们中国制造原来已经有了这么牛的产品。

 

无论第一个到第一的转变,还是追风到造物的转变,背后的本质其实是中国制造发展到了一定阶段,随着消费升级、数字化升级的提出,如何用更优质、更创新、更能将产品回归到人本身的需求这样的视角,让改变发生。

 

从这个视角来看,商业在推动社会进步这一层面的意义体现的更加突出,而这也是金物奖要点亮的方向:商人这个群体在历史上的风评褒贬不一,但创业者、制造者在这个时代,确实拥有着沉下心、做事情、让生活更美好的品格。看似小变化,实则大格局。

 

2

中国商业新线索

这种沉下心来的大格局,其实也印证了中国商业已经浮出水面的新线索。

 

这一新线索,从金物奖背后的那些美好产品的故事来看,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

 

线索一,品质与颜值:

 

金物奖凝结的新国货好物,底层特征是产品本身的品质过硬,同时设计输出高颜值。契合的是新消费背景下的需求升级。

 

 

吴晓波说:“国潮的复兴,是大家从几千年的传统文化中,去寻找自己的审美趣味开始的。”

 

“审美趣味”,击中了新国货的精神内核。比如钟薛高与五芳斋联名的“清煮箬叶雪糕”、人体工学龙头企业乐歌的“智能电动升降家居桌”、新能源汽车零跑的“T03”、MAOSTYLIST的西游有灵系列……

 

 

清新美丽的颜值背后不正是审美趣味的重新发现吗?中国商业并非生来就是小作坊、土特产,而是因为种种复杂原因,跨越农业与工业以至于现在的数字化时代,其中必然存在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过去的制造拼的是效率,先解决有没有的问题。如今拼的是升级,要解决好不好的问题。

 

线索二,圈层与出圈:

 

几乎所有的新国货品牌都是以移动互联网作为品牌渠道,以特定的圈层积累用户,在某个特殊的时间点实现出圈,成为纵深视野下的更广阔的消费者群体的选择。

 

 

这其实说的是品牌与消费者建立新连接的问题。营销渠道在过去被认为是拿钱砸出来的,做广告,找代理,铺货。这个链条在今天需要进行升级,对于新国货品牌来说,甚至是再造。用截然不同以往的方式,以原点渗透的方式而非大雨倾城,因为涉及到成本、节奏、信任感等等方面,新国货、新品牌既需要更灵活快速的生长节奏又要极力避免沉没成本,精确而有把握地触达目标受众这一要求,造就了“圈层-出圈”的连接方式。

 

 

比如“闾山鸡蛋”、青花老醋都是辽北地区小有名气的本地好物,通过新的包装、社群营销等新途径,逐渐走出了小圈子,被更多人知道。

 

再比如种草与拔草,用吴晓波频道一位小编的话来讲就是:“在新国货的世界,我不断被种草,又不断为别人种草。”

 

社群、直播、圈层,成了寻找新国货、发现金物的大本营,也成了出圈的起点。在本质上,这是一种口碑传播,但由于这个时代的信息传播机制,为商业触达的大爆炸提供了某种不可思议的可能性。

 

线索三,年轻与成熟:

 

新国货品牌无论是老品牌还是新创品牌,嫁接数字化的总体年限都很年轻,创业者与品牌的实际年龄或心态都写着“年轻”,消费者群体也以年轻人为主要构成,但无论是产品本身的逻辑还是品牌形象,都显示出一种更成熟的商业理念与契约精神。

 

 

这是超越产品本身之外的更高层次的新线索,中国商业并未随着创业者群体、消费者群体的年轻化而失去坚定的底盘,反而表现出令人感到安全钦佩的格局。

 

疫情之下,创业者尤其是年轻人们表现出来的超越年龄的成熟,那种对于商业与社会之间寻求平衡点的稳重,打动人心。这让我们有理由相信,新国货绝不是一次偶然的相遇,而是中国商业一步步发展至今的必然结果。

 

80后已经迈入社会中流,90后带着锐利的洞察正在崛起,95、00后顶着网生代的特征去看待世界,但他们其实都是新时代下的老国人——中国人身上的那些叫人动容的品质他们都有,而新时代注入的进取与思考,他们更是得天独厚。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中国商业拥有更好的明天呢?

 

金物奖的设立,将所有这些新线索凝结在一起,本身就是一部新的商业观察文本——将隐藏在商业表象背后的规律再度呈现给这个时代,将年轻人身上的老品质加以确认。

 

最后,以《激荡三十年》里的一段话作为结尾,也作为新的展望:“当这个时代到来的时候,锐不可当。万物肆意生长,尘埃与曙光升腾,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无比开阔。”

 

————

附:金物奖获奖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