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恐怖的自律狂”张一鸣:长大以后,直面暴风骤雨

作者:颖秋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长大以后,有快乐,也有痛。

字节跳动就是如此。

2020年,“抖音海外版”TikTok美国用户下载量为1.65亿,原本营收有望突破5亿美元,结果突遭特朗普政府封杀。同时,TikTok海外市场,在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家,相继遭到封杀下架。

38岁的张一鸣在美国市场遭遇了一场任正非式危机。

无论对于国家、企业还是个体,一旦“长大以后”,就意味着很多问题和挑战都是新的,而‘大人’的责任,就是想办法去负责、去解决这些问题。

2012年,创立字节跳动以来,张一鸣就多次表示,自己的创业过程一直很快乐。

而今,字节跳动全球公司员工刚刚突破10万大关。

今时今日的张一鸣,比谁都明白:

长大以后,责任和烦恼随之而来,痛自然比快乐要多了。

长大以后,就要学会心平气和地面对兵荒马乱。

一本传记带来的启发

张一鸣不喜欢被别人掌控,同时具备极高获取信息的效率和能力。

红衫资本中国合伙人孙谦这样评价张一鸣:

“张一鸣学习能力和沟通能力非常强。”

读传记,是张一鸣自我充电的最佳学习途径。

他觉得“人们看大的东西特别容易无感,对大的转折一般也无感,是事后才感觉到。人生只能过一遍,无法去审视。而通过看传记有机会通过别人的人生,去审视自己的人生。在阅读传记的时候,会产生强烈的代入感,看到一个人在巨大浪潮中的变化。”

张一鸣对《乔布斯传》推崇备至,前后翻阅了不下三遍。2013年,第一次读完英文版《乔布斯传》,张一鸣写下了自己的感悟:

花了6个月看完kindle上英文版《steve jobs》前半本,昨天花了6个小时在iphone上看完了中文版的后半本。实话说,我被震惊了:

乔布斯不是完人,毛病很多。但在对平庸的极端不容忍和对卓越标准的极度追求,以及对此的牺牲上,好到令人怯步。

张一鸣和乔布斯,一个极度理性, 一个略显感性;

一个温文尔雅,一个情绪暴躁。

但这样个性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在经营管理公司方面,却有很多共识:

共识之一 彼此尊重坦诚沟通

乔布斯在自传中这样写道:

“我试图去打造一种文化,我们相互间诚实到了一种残酷的地步,任何人都可以跟我说,他们认为我是一坨狗屎,我也可以这样说他们。我们有过激烈的争吵,互相吼叫,但那可以说是我最美好的一段时光。”

张一鸣对此深表认同,当感到沟通苦难的时候,最好的方法不是想太多的技巧和说法,而是更加坦诚。

共识之二 重视面对面交谈

《乔布斯传》中写道:创意产生于自发的谈话,和随机的讨论当中。比如你偶遇到某个人,你问他最近在忙些什么?听完后,你会蹦出各种各样的想法。

张一鸣也说过:讨论使人聪明。

张一鸣十分重视促进信息的高效运转。

在字节跳动,有内网沟通,有培训交流大会。

每双月公司会举办“CEO面对面”的交流会,公司的营收情况、发展阻碍等等“敏感”问题,每个员工都可以畅所欲言。

共识之三 重视一流的人才

《乔布斯传》中,乔布斯表达了对一流人才的渴求:

“如果你想建设一个由一流队员组成的团队,就必须敢下狠手,让二流的人离开,因为你不这样做,没人会这样做。如果你吸收了几名二流队员,他们就会招来更多的二流队员,很快,团队里甚至还会出现三流队员。”

张一鸣也说过类似的话:“每当想放低要求的时候,我就提醒自己一定不能往低走而要往高走,我们要做得出彩,而不是完成事情。而尤其在早期,核心几个人的能力素质态度是最关键的。很多企业失败的时候,总说是政策的变化、市场的变化、消费者需求的变化、技术发展的变化等等,导致了失败,其实这都是瞎说,归根结底还是人的原因,都是因为人不行。可见,人才对于一个企业的重要性。”

2016年,张一鸣在演讲中再次提到了对人才的重视:“字节跳动人才机制主要包括三个要点:第一是回报,包含短期回报和长期回报;第二是成长,他在这个公司能得到成长;第三是他在这个公司精神生活很愉快,干起事来觉得有趣。”

企业咨询顾问刘润老师曾经披露过字节跳动“抢”人“轶事”,让人领教了张一鸣“对人才,看上就拿下”的“伯乐”手腕。

首先,是员工内部推荐。

在字节跳动,推荐一个新员工加入,最高能得3万元。

推荐得多的,甚至追加送汽车。话说有位员工内推了500多人,拿到奖金30万,攒够了家乡房子的首付。

其次,老板张一鸣亲自出马,三顾茅庐。

有一次,张一鸣看上了一个候选人。于是,他就去他楼下咖啡馆找他。聊完后,候选人还是比较犹豫。

没事,那就等。隔段时间在去问问近况。

等了3年后,这位候选人终于加入了字节跳动,成为一位产品研发的负责人。

如果这个候选人正在创业呢?

那就把他的公司买下来。

还有一次,张一鸣看中了一位候选人陈林。可是,陈林这时候正在创业。

于是,张一鸣就把陈林的创业团队整个买下来了。

现在,陈林是字节跳动大力教育的CEO。

还有一次,张一鸣又看中了一位候选人张楠。张楠这时也正在创业。

他就把张楠这个创业公司也买下来了。

张楠现在是抖音的CEO。

大力出奇迹下的务实浪漫

张一鸣在做事方法上,倡导大力出奇迹;而在做事风格上,却追求务实浪漫。

在张一鸣眼里,字节跳动是一家非常务实而浪漫的公司。

我们看看一个理工男眼中的浪漫是什么样子?

他说:“对字节跳动来说,理想主义还不够,浪漫比理想主义更浪漫,只不过我们是务实的浪漫。什么是务实的浪漫?就是把想象变成现实,直面现实,改变现实。”

“精致的文艺不是浪漫,粗糙的宏大是浪漫,新事物都是粗糙的。晒情怀故意感动别人不是浪漫,独立思考,穿越喧嚣是浪漫。有生命力是浪漫,面向未来是浪漫,拥抱不确定性是浪漫,保持可能性是浪漫。”

关于字节跳动的务实,张一鸣是这样解释的:

“大力出奇迹是务实,刨根问底是务实,抓住本质是务实,有同理心是务实,尊重用户是务实,认识世界的多样性是务实。”

这种务实基因已经深深注入到了员工的骨髓当中。

字节跳动的一个个项目,仿佛神兵天降一般,被简单粗暴高效神速搞定。

2019年3月,剪映app立项。

5月,就正式上线。

8月,就登顶APP Store的中国区免费APP榜。

平均两个月,做出一个app。

难怪字节头条被称为“app制造工厂”。

2020年春节期间,团队操刀《囧妈》项目,由100位员工通过线上“云办公”联动完成的。

抖音CEO张楠说:“小伙伴们36个小时不眠不休疯狂工作,从联系影业公司老板、谈判价格到确定签约,这其中绝大部分工作都是通过线上‘云办公’联动完成的。”

于是乎,6.3亿的囧妈项目,36小时达成。

大年初一,贺岁电影《囧妈》抖音、西瓜视频、今日头条、抖音火山版上可以全片在线免费播放。

这就是不折不扣的“别人家的务实高效”啊。

张一鸣提炼出字节跳动的24字“字节范儿”:即追求极致、务实敢为、开放谦逊、坦诚清晰、始终创业和多元兼容。

一走进字节跳动的办公室,就能感受到这24个字带来的一种平等的、去头衔化、去等级化的氛围。

在字节跳动,大家对张一鸣都直呼其名为“一鸣”。

“一鸣,我们定了这个会议室。你们超时了。”

这时候,张一鸣只有说抱歉。然后拿着电脑去找别的地方了。

还有一次,张一鸣有一天到一个部门去开会。

他提前到了几分钟,没有人跟他打招呼,他就老老实实坐在那里自己看手机,等着时间到了再开会。

谁能想象出这样的一个没有架子、憨憨萌萌的人,是一家10万员工的互联网巨头的掌舵者呢?

可以延迟满足感,却无法卸载生活

在张一鸣南开大学的室友梁汝波印象中,“恐怖的自律”与“不一般”一直都是贴在张一鸣身上最显著的标签。上大学期间,张一鸣不是成绩最好的,但他对自己要求是最严格的,“他不打牌、不玩游戏、不看碟,还给自己起了个封号叫“道德状元郎”。

昔日同窗,如今的抖音短视频创始人、今日头条技术监梁汝波回忆起往昔时光依旧历历在目。

他眼中的张一鸣现在依旧“非常人可比”。

作为一家在全球拥有10万员工的互联网帝国掌门人,38岁的张一鸣依旧一如既往地像机器一样训练自己,笃信算法至上的他没有太多情绪化的东西,日复一日地周转于找到目标、完成目标的循环往复过程中。一旦遭遇失败,就优化手段,继续开始,直到完成,继而完美。

张一鸣最欣赏自己身上的一个特质,就是延迟满足感。

在微博里,关于“延迟满足”,他写下了如下一大段解读的话:

有同事问我说:延迟满足感太过也不好,与即时满足相矛盾,不好把握。

我的理解是:延迟满足感无关高兴、庆祝、分享等行为。更多的是内心的,是不是满足感将内心蒙蔽、智慧迟钝、错过机会。

常言道:以大多数人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拼天赋。我的版本:以大多数人满足感延迟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拼天赋。什么是努力?早出晚归,常年不休的人有很多,差别极大,区别好像不在努力。

张一鸣口中的高频词“延迟满足感”,这是一项长期修炼,也是一种成熟的自律。

斯坦福大学凯里·麦格尼格尔教授在《自控力》里写道:

人类的天性不仅包括了想即时满足的自我,

也包括了目标远大的自我,

自控力最强的人,

不是从与自我的较量中获得自控,

而是学会如何接受相互冲突的自我,

并将这些自我融为一体。

显然,张一鸣就属于那种自控力超强的人。

张一鸣知道延迟满足感的本质是克服人性的弱点,很多人很难做到。于是,他将“延迟满足感”这套人生哲学进行逆推,倒逼出一套字节跳动系产品的底层逻辑来:无论是今日头条,还是抖音、西瓜视频都无一例外地指向了同一个方向——即刻满足人的本能欲望,千方百计地通过算法让人马上即刻获得快乐,甚至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张一鸣本人推崇“延迟满足”,但他通过算法构建的产品却统统“逆延迟满足”,倡导即时满足。这固然令人感觉有一点矛盾,细思下来也并非极恐,这世间所谓高人与赢家,不就是这样,基于对人性弱点的洞悉,自己通过严格的自律,控制住人性的弱点,而同时尽最大限度去挖掘、满足和释放别人的人性弱点吗?

正如张一鸣所言:生活中,大部分人是需要围绕一个东西转的,来打发一段时光的,不管这些东西是宗教、小说、爱情还是今日头条、抑或是抖音。我不认为打德州、喝红酒和看八卦、视频有多大的区别。

深谙人性的张一鸣比谁都明白,生活本身是残缺的,但是通过算法技术可以让它变得日趋完美。毕竟一个人是克制,还是随性,是延迟满足,还是即可满足,都无法卸载生活。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