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为什么马金瑜不被网友当作另外一个“拉姆”?  

也许是因为我的朋友圈里媒体人居多,所以马金瑜的故事一大早就刷屏了我的朋友圈。读完文章内容后,真让人有点一言难尽的感觉。想说点什么。

 
首先、我不认为马金瑜是她自己所说的,她具有“二百五“性格、不精于计算的人。马金瑜曾经在《新周刊》的一次采访中自嘲,说她自己从小是一个容易“犯迷糊“和”被称为“勺子”(西北话,类似汉语中的二百五),就从她采访蜂农47天以后闪婚的事情可见一斑。可是,我觉得这恰恰证明了,马金瑜的闪婚不仅仅是当初被“爱情撞了一下腰”,也还是有为事业考虑的一面。因为在决定嫁给扎西以前,马金瑜心中应该已经有了“爱情和事业双丰收”的人生蓝图存在。
 
马金瑜和扎西相识于2010年的青海玉树地震。那一年,新浪微博兴起,让普通人感受到了一夜之间粉丝暴涨的奇迹,也让无数人看到了经营粉丝带来的商业价值。马金瑜曾在自己的微博上帮藏民卖过一些当地特产,销量很不错。与此同时,那一年,中国也迎来了第一个电商泡沫期,凡客诚品、麦包包、麦考林等电商品牌如日中天,农特电商的概念也被人大力追捧,就连丁磊都去养猪了。而诸如北大才子卖猪肉之类的新闻标题,更是天天撩动着知识青年的心弦。
 
我想马金瑜在决定嫁给扎西的时候,其实已经知道这是一次婚姻和爱情的双重投资。以下是她在《新周刊》采访中提到过的,她身边的很多朋友“回归自然”,将当地的农特产品嫁接电商,而收入不菲的事情。
 
 
 

 
 
所以,我不认为这场婚姻是一次彻彻底底的“头脑发热”之下的浪漫决定,至少马金瑜并不是一个完全“恋爱脑”的人,她在“飞蛾扑火”的时候,已经想好了未来的“生意版图”。
 
当然,我要特别强调,这并不意味着我否定了他们的爱情。我相信马金瑜是真的爱了,我也相信扎西是真的爱了,并且他们为彼此沉迷到无法自拔,相信这是佛前回眸500次才修来的缘分。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爱情,又看起来有共同事业的基础,美好的爱情+共同的事业,这不是挺好的吗?况且爱情的产生,原本就有很多附加光环的,比如说:我们对王子产生一见钟情的概率,本来就会大概大过对乞丐的概率。
 
所以“47天闪婚”的故事既具备感动现代人的情感因素,也是一个极好的营销素题材打开营销通路,就这么简单。而爱情和事业的叠加,在一个极端是天作之合,在另外一个极端就是地狱之门。
 
其次,我认为马金瑜忍受家暴十年之久,根本不是因为她懦弱而无法自救,而是因为她无法承受自己一手造就的童话故事破灭后的颜面扫地。
 
马金瑜曾经在许多媒体报道中大肆宣扬自己的爱情和幸福。我们姑且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当时的她,是真的幸福的。当然,我们也必须相信,这场爱情故事从“幕后”走到“台前”还有很大一个因素是共同事业的“宣传”需要。扎西只有小学文化,看不懂外面的世界,哪里懂什么电商和营销。所以我相信,接受过“大记者”采访的他,一度是真的希望走出藏区,与妻子共同构架“商业版图”的。但是,就如所有幸福的婚姻都是建立在无数个鸡零狗碎的妥协上一样,任何伟大的事业也面临着具体而琐碎的“不体面”的成长过程:藏区中辛苦的产品品控、摸索中的电商销路,甚至在三天两头挨打而旷工的团队文化建设……每一样具体的事情就是华服下的虱子,一点一点啃噬了扎西眼里的马金瑜身上的光环。再加上当地的男尊女卑的人文风俗和社会环境,冲突在一次一次爆发升级后,最终演变成了一幕又一幕惨不忍睹的家暴现场。
 
人们常说创业是一场赌博。因为选好了方向,搞定了资金,打磨好了团队,甚至公司已经开始盈利,也却还有天灾人祸全盘皆输的风险。而爱情和婚姻就是另外一场赌博。我很好,TA不好;TA很好,我不好;我和TA都不好;我和TA都很好;我以前不好,现在很好;TA以前很好,现在不好……各种排列组合,都可能让男女的结合走到曲终人散的地步。这说明并不是所有完美爱情和婚姻必备的因素全部存在了,就一定可以有百年好合的结局。我不想评价马金瑜当初的决定对错,我相信他们在“彼时彼景”下做出的决定,就是最适合他们的最正确的决定。
 
很多人都有一个疑问:马金瑜受过高等教育、有处于金字塔中高部的朋友圈、以及超过超人的见识和思维能力,为什么会忍受家暴长达几乎十年之久?马金瑜和扎西的爱情小舟脱离了正常航道,却还在惊涛骇浪里险象环生行驶十年,也许另外一个层面来说,让马金瑜亲手毁灭自己曾经在媒体采访中营造人间童话故事,打破自己为爱远走天涯助农电商创业女神的人设,这应该是比前者更难让人面对的。
 
再次,成也营销,败也营销,互联网的记忆让网友不买帐将马金瑜等同于拉姆。
 
目前马金瑜最让人诟病的是,她曾经在2015年高校演讲中,鼓励大学生勇敢为爱献身,“你们要相信爱情,不要怕冒险,哪怕下一步是悬崖,不要怕,跳!”而从这次家暴文章里揭露的时间线,当时她已经被家暴很久,并且经历过了孕期挨打险些流产的厄运。马金瑜的爱情,已经在悬崖上摇摇欲坠,或者说已经在悬崖上下跳了好几个来回了。
 
这一幕,被大家指责为“这女人太坏了,竟然自己在悬崖下危在旦夕的时候,还蛊惑更多人跳下来,实在是居心不良。”为了保持宣传的需要,马金瑜不得不在被家暴后,裹紧伤口面带着微笑,在讲台前继续营造世外桃源的爱情故事和女主人设。我觉得这种体验,在夜深人静之时,对于辗转反侧的马金瑜来说,也是刻骨铭心的吧?
 
大概因为一次不愉快的藏地旅游,让我对这些浑身带着酥油味、穿着油腻大袍子、又满嘴跑火车的藏族青年并不是太有好感。那是2015年和朋友自驾去色达五明佛学院,在山脚只有藏族青年开的单人摩托作为交通工具。我勉为其难坐上后座,马上就被“司机”很暧昧的拍了一下大腿,虽然他说什么我已经忘记了。但是言语中透露出来的调情和不尊重,让当时的我就有强烈感觉:寻梦而来的大量女文青,已经把这些藏族小伙子惯坏了,让他们对内地女孩子产生了很多不好的“联想”和失去了正常的尊重。
 
我又想到人性问题,所谓得不到的东西才是最好的。在爱情里,很多优秀女孩子都会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美好的自己“下嫁”给了原不匹配自己的男子。本应该被奉若珍宝的女孩子,都因为自己盲目“下嫁”而被低估了价值,因为很多男人骨子里就觉得自己是一堆牛粪,插在自己身上的东西就应该是狗尾巴草。你原本是一株名贵的牡丹,却因为误插在了牛粪上,就被人当作了一株开了花的狗尾巴草。所以,女孩子们啊,摆对自己的位置很重要啊。
 
最后,我支持马金瑜重新开始,搞好这一波营销,未来一定活得风姿绰约。
 
风姿绰约是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很喜欢的词语,现在送给马金瑜。脱离了家暴的环境,处于安全地带,原本可以让一切悄无声息翻页而过。但马金瑜选择这个时候出来发声,我认为必有目的:离婚遇到障碍?要争夺抚养权?或者干脆就是要另起炉灶,为新的事业做宣传?
 
无论哪一种,我支持马金瑜。我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不是圣人,在人生的道路上,总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比所有的所有都更重要的是,历经千帆后我们依然还有再上路的勇气。
 
祝福马金瑜。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