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yabo app官网评论

对政府监管阳奉阴违 哈啰单车超额投放屡教不改

作者:李东耳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在共享单车行业,哈啰单车做出了一个坏榜样。

2021年3月29日,据天津日报报道,在天津街头的部分哈啰单车是“幽灵车”“黑户”,质疑哈啰单车存在超量投放抢市场的行为。

对此,哈啰单车方面表示这些所谓的‘幽灵车’、‘黑户’,是哈啰主动进行静默处理的车辆,这些车辆用户并不能扫码骑行,如此处理是应主管部门的要求,提升用户体验,进行聚拢回收。

真相到底如何?

哈啰单车超额投放问题屡禁不止 成社会公害

公开资料显示,哈啰出行是一家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便捷、高效、舒适出行工具和服务的专业移动出行平台。

2017年,哈啰单车在市场下行时获得蚂蚁金服资本加持,一举跻身行业领先地位。

不过,伴随着哈啰单车的扩张,为抢占市场,其屡次无视监管要求超额投放。共享单车本应是提升公共交通效率的辅助工具,但因哈啰的蒙眼无序投放,城市公共交通并没有更便利,反而被超额投放的哈啰影响出行。

例如,早在2019年5月16日,由于哈啰出行违规投放车辆事实清楚,且被相关部门约谈后拒不改正等严重情节,北京市交通执法部门对哈啰出行实施行政处罚,哈啰出行被处以5万元人民币的罚款,并在城六区限制投放运营车辆,同时自接到处罚通知书10个工作日内,收回在北京市的全部违规投放车辆。

这是北京市首次对互联网租赁自行车企业违法违规行为实施处罚,

据《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有关规定,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经营企业应当依法规范经营,按照交通行政管理部门的要求投放车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经营企业违反规定的,交通行政管理部门可以约谈企业相关负责人;拒不改正的,可以限制车辆投放,并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

这不是哈啰出席首次因违规投放被罚。

在其他城市,哈罗单车也因管理问题经常被约谈。

比如,自从2018年进入天津运营以来,哈啰单车就曾在2019年上演过一次“快闪”,原因是未经政府同意强行投车,最终导致哈啰单车被政府勒令收车。

随后一段事件,哈啰单车还曾被迫撤出了天津市场——据悉,这是因为哈啰单车在管理上暴露出很多问题导致试水失败,比如哈啰单车无人管理、超投等不规范现象,车子在大街上、压在黄线内、占盲占绿经常发生,然而却很少看到哈罗单车的工作人员管理单车。

甚至为了超额投放,在天津,哈啰单车还与政府玩起了躲猫猫游戏。

2021年3月29日,据天津日报报道,记者路过高新区留学生创业园开华道看到,共享单车运维人员运用一款名为bike-share软件,俗称“嗅探”,可以自动搜索到80米左右范围内所有共享单车的身份信息。

据该共享单车运维人员表示,这一片马路上明明摆放着60多辆哈啰单车,而嗅探仅搜索到42辆,其中22辆是有“身份证”的,20辆是没有备案的“黑户”,其他的是根本扫描都搜不到的“幽灵车”。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在天津,政府对共享单车管控严格,天津用招标形式决定包括哈啰单车在内的投放额度,而为了监督企业的后期执行情况,天津政府开发了“嗅探”(扫码路面车辆备案率的软件),通过输入车辆编码、ip进而进行检查。

然而,为了规避政府监管,哈啰单车采取了关闭蓝牙的方式,对此,记者才发现了大量“黑户”以及“幽灵车”。

对该事件的发生,哈啰出行的相关工作人员对中国Yabo亚博新闻网表示:“这些所谓的‘幽灵车’、‘黑户’,是哈啰主动进行静默处理的车辆,这些车辆用户并不能扫码骑行,如此处理是应主管部门的要求,提升用户体验,进行聚拢回收。”

尽管如此,在事情真相面前所有人一目了然,否则北京市政府也不会对其进行首次处罚。

当前武汉正处于疫情防控最吃劲的阶段,哈啰未向公安交管部门办理上牌手续,也未向市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办理备案手续,在武汉青山、东湖高新、江夏、沌口等多个区域违规投放1000辆电单车,武汉交通运输局认为此举严重扰乱共享单车市场秩序,并约谈该公司武汉地区负责人。

3月2日,武汉交通运输局约谈哈啰武汉负责人,并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要求哈啰立即终止违规投放行为,于3月3日17:00前对已投放的电单车进行自行清退,限期整改到位。如逾期未清退的,市交通运输局将联合市公安交管局对违规投放车辆进行清理,并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予以行政处罚。

由此可见,单车企业想要良好服务用户,还是需要具有一定资质,并具备完备的单车管理能力,才能良好发展下去,反之盲目入驻只会造成市场乱象,因此,观察哈罗单车在各个城市的发展动向,政府的担心也是不无道理。

哈啰单车的困境:盈利难 融资讲新故事却总是失败

处罚力度不足是无法解决哈啰单车超额投放的原因之一,但哈啰单车屡教不改的根本原因或许并不在此,事情的根本原因在于由于哈啰单车无法盈利,进而其只能通过超额投放维持市场地位,进而获取更多融资。

公开资料显示,从哈啰单车出现之后,在过去的几年当中,哈啰单车已经烧了近百亿人民币,然而,即便如此,共享单车为主业的哈啰单车一直无法实现盈利。

哈啰单车为何一直不能实现盈利呢?

从哈啰单车本身来说,当前的主要营收来源就是租金。

在哈啰单车出现之初,使用共享单车需要支付一定的押金,但随着市场争夺战的进一步升级,免押金逐渐成为行业的主流,押金逐渐名存实亡。没有了押金收入,仅靠租金收入显然无法满足哈啰单车的需要,于是,涨价成为共享单车的主题之一。

共享单车主要解决的是出行的最后一公里的需求,这个需求并没有那么硬,即便没有其他解决方案,消费者也完全可以选择自己走回去,因此租金肯定要涨,但频繁涨价必然会引起消费者的不满。因此,在涨价之后,哈啰单车又纷纷推出各种月卡、年卡。

其次,则是广告收入。

广告收入在哈啰出行的营收中占比多少尚不明确。

比如,2020年9月,哈啰单车在开关锁时自动播报广告的事情引起过热议。虽然令部分消费者感到反感,但这也给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共享单车仍有商业价值等待挖掘。

而在盈利难的背景下,哈啰出行就只能依靠融资生存,而为了估值,哈啰出行就只能讲述一个又一个看起来美妙的故事,比如,尝试下沉市场,尝试社区团购,尝试造车……

2020年,哈啰出行瞄准了下沉市场,开始发力下沉市场;

2020年上半年,哈啰出行在山东淄博和潍坊上线社区团购业务,开团最多时超过1000个。与巨头们大规模开城,不限投入不同的是,哈啰只在个别城市进行了尝试,并草草收尾。

近期,报道显示,哈啰新业务社区团购“哈啰惠生活”被报道已经停止服务。

在所有互联网巨头都在争抢社区团购之时,哈啰退出社区团购并不是知难而退,而是在亏损更加严重的时候只能止血。

2021年4月1日,据界面新闻消息,哈啰出行将于近期发布超连网车机系统以及支持该系统的智能电动车,正式进军两轮造车。

在一直无法盈利且主营业务不断被挤压的情况下,尽管年轻且亏损的哈啰出行四处出击,然而,这对于听了其多次故事的投资人来说显然已经失去了吸引力。回顾哈啰发展过程,前几年的高频融资已全然不见,徒有对新业务的自说自话。

不得已,哈啰单车选择了上市——近期,有消息称,哈啰出行计划今年在美国安排IPO,募资最多20亿美元左右。

然而,上市能够真正解决哈啰出现的困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