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O2O

京东家政上线,自营服务,150元3小时

物流、健康、企服、Yabo亚博……京东不断上新牌。4月11日,北京商报记者发现,京东上线了自营家政服务,以日常保洁服务为主,保洁员为京东自主培训,目前仅向北京部分地区开放。缺乏高度品牌化和标准化的家政服务行业,让有京东自营背书的京东家政服务一进入市场就能获取一定的青睐,但并不意味着京东家政能直接跳过培训管理难、服务水平难统一等行业荆棘。在行业粗放生长、并在优质供给存缺口时,家政能否成为京东的新一极?此外,家政如何能像健康、物流等能与主营零售业务高度关联,也是思考点。

上线新营生

服务业的想象空间,互联网企业自然不甘落后。于是,家政保洁这项新业务加上了京东“自营”的背书。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京东于近日上线了“京东家政”新业务。在京东App搜索“京东家政”,会直接出现相关业务页面。目前,App store内暂无“京东家政”独立App。

京东家政业务包含基础保洁服务,收费标准为150元/3小时。服务页面显示,疫情期间,保洁师已经实现体温监测、绿码核验、入户消毒等措施。另外,除了服务自营以外,京东家政为自主培训保洁师。目前,该业务仅向北京部分地区开放。

天眼查信息显示,去年10月,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京东集团下属子公司)申请了“京东家政”商标,目前该商标正等待实质审查。对于申请商标的事宜,当时京东相关负责人也回复,京东有发展家政业务意向,今年上半年上线京东自营家政业务。

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到一份“京东家政直招家庭保洁”的信息,要求年龄为20-50周岁、熟练使用智能手机、身体健康等,收入为每小时43元,月均收入7000-9000元。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发布该招聘信息的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京东家政的派单范围为5公里内,目前只招聘保洁师,月嫂、育儿嫂、住家保姆等暂不招录。

上述招聘负责人透露,她自己也在经营一家家政公司。她认为,京东家政的工作时间相对饱和,工作强度较大。近一个月来,她已经向京东家政介绍十余名保洁师,十几人几乎全部通过培训并上岗工作,“上岗工作后,由京东直接向保洁师发放工资”。

聚焦“服务”收入

无论是财报,还是业务端,近来,京东将大家的关注引向“服务收入”。今年3月,京东发布的2020年财报显示,京东的服务收入已上涨到939亿元,同比增长42%,服务收入的比例提升到了14.3%。相比2013年,京东来自于服务的收入仅为23亿元,如今已经实现数十倍的增长。

相较于收入总量的增长,京东服务收入的构成也有很大的变化。2017年,京东的净服务收入中来自物流和其他服务收入占比不到17%,2020年来自物流和其他服务收入比例已经提升到了43%。

服务收入快速增长的背后,还有着商品收入增幅收窄的压力。对比服务收入42%的增速,2020年京东的商品收入增幅约为27.6%,较服务收入增速相差十余个百分点。另外,京东2019年的商品收入为5107亿元,增速为23%。

由此,京东剧透业务“转型”的剧情,寻求收入的多样性,存量市场自然也吸引电商巨头的入场。京东在财报中指出,京东持续推进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战略,不断丰富公司收入的多样性。同时,京东持续投资于创新、高增长潜力的业务,以助力公司长期可持续地增长。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分析指出,现阶段,电商发展红利消失,主营零售业务增长乏力。巨头之间在有限的存量市场下拼杀,不是共同成长,而是此消彼长。在仅靠运营“已经无力”的主营业务来实现高增长有一定难度,企业纷纷在战略层面展开角逐,多元产品迭代、多元创业和多元并购。

家政“肉肥难啃”

京东向自营家政迈进,也释放出互联网企业向家政行业的进军的信号。58同城内部孵化58到家,独立拆分、获得多次融资后,该业务更名为“天鹅到家”,将自营家政作为主业。2019年,58同城上线“到家精选”,做起家政服务的“平台生意”。苏宁易购早已推出的苏宁帮客中也包含了家政保洁业务。

企业将关注点移向家政,但是想要打开市场并一举成名,还要躲过暗礁才行。现阶段,缺乏规范化培训、管理的家政行业是红利所在,也有着发展暗礁。

深度Yabo亚博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分析,传统互联网产业增长乏力时,它们习惯性涌入了创新含量低的传统行业,寻找新的增长点。京东入局可能会对旧有网络平台形成挑战,这对于优化家政行业秩序或许起到一定积极作用。

王赤坤表示,京东健康、京东物流、京东Yabo亚博等都是依赖于京东购物流量并服务京东集团,这些业务本身有较强的经营能力。但企业自身没有业务基因,京东推出自营家政或许不是“最好的安排”。“京东可以尝试资金战略入股或并购有家政基因的公司或项目,把现有的资源、流量导入并购公司,实现技术服务赋能。”王赤坤说。

记者丨王维祎 北京商报

编辑丨胡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