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O2O

杀入拼多多滴滴腹地,这场下沉之战美团胜算几何?

打开美团App,里面一共有20多个大的产品分类,每个大分类下面还有几个到几十个不等的小分类,这些项目涵盖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尽管这样,美团的领头羊王兴仍然热衷于跨界和无限倡导“无边界”的产品服务。

事实上美团也是始终这样做的。从餐饮社交到医美、教育到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再到新能源汽车,好像美团每一次都能“顶风作案”走在行业的前沿、踩准行业的风口。但真的是这样的吗?

我们不妨来看一下美团背后的男人——王兴。

王兴作为美团的创始人在年轻时期是个有名的学霸+“创业小达人”,据不完全统计,王兴仅在大学期间到美团成形之前就已经进行了先后大大小小多达二三十次的创业经历。

其中曾初成规模的就是美团之前的“校内网”,校内网被称为国内版“脸书”,不仅功能大差不差,甚至连UI界面都十分的相似,而尽管拿到了小的资本投资助力及2.0版本“饭否”的迭代更新,运气不佳的王兴此次创业还是以失败告终,“饭否”上市不足一月就被微博的上市打了个节节败退,从此销声匿迹。但项目流产的王兴反而尝到了“Copy”的甜头,越挫越勇。

三年后,借鉴当年在美国大火的团购网站Groupon而成立的“美团”终成就了王兴的创业梦。

从美团的发家史不难看出,王兴前期一直是一个想要靠信息壁垒赚钱的创业混子。

而从“饭否”到“美团”的转变,就如同走上了中国道路后的十月革命,一度意气风发,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互联网大厂,而不同的是深入股子王兴骨子里”Copy”属性并未停止。

押宝社区团购,美团业务发展跨度堪比雅鲁藏布大峡谷

2020年12月11日,多家互联网巨头对于“社区团购”市场的下海争抢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人民日报发表的时评“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一下子将多家互联网大厂和“社区团购”送上了舆论高峰。

“社区团购”概念最早来源于小卖铺起家的兴盛优选,由于下沉市场的需求和互联网大厂们得天独厚的数据和算法累积,“社区团购”模式很快被认为是近两年在购物、打车、外卖这些热点之后的必争之蜀。“争先恐后”用在此次的社区大战上再贴切不过了,每个人都想上车,所以“百亿补贴”、“打破头抢团长”、“烧钱换流量池”等战术再常见不过。

作为万事都要插一脚的美团自然也不能落后,“小黄人”们倾巢出动,大规模进行商家地推,社区团购模式的“美团优选”利用供应链资源和地推持续加速扩张。

据悉,截至11月20日,美团优选已覆盖23个省191个城市,开城数量反超多多买菜。而这一切的代价则是新业务一季度狂亏20亿。

在2020年第三季度的财报中显示,美团在于“社区团购”的新业务及其他的经营亏损达20亿元,环比扩大39%,同比扩大68.8%,经营利润率同比下滑3.7个百分点。这对于年年营收都异常漂亮的美团来说是非常令人震撼的数据了。

然而美团的加码还未停止,从今年4月底美团增融100亿就可以看出。

其实对于美团将“社区团购”作为美团增长曲线大跳板的这一决定并非不可预见,“外卖”等业务作为美团的基本盘,在和饿了么的长期厮杀中美团的外卖业务收入已趋向稳定。只有找到新的业务来进行刺激才可能突破稳定期更上一层楼。

可怪就怪在,除了社区团购,美团的业务领域范畴出奇的大,这一点更体现在“出行”上。

无限扩张,却后方不保?

谈到出行,我们就不得不谈“滴滴”,滴滴作为此次互联网“社团大战”的参赛选手之一曾在公司内部放下话,橙心优选要做到市场第一,不要说热门选手拼多多、阿里巴巴和京东不答应,老对手美团也不答应,王兴随后也在公司内部撂下话:这场仗一定要打赢。

美团与滴滴的争斗不是源于社团买菜,早在2017年,美团悄然入局网约车,“好友”程维竟然未闻风声,在看到新闻后才知晓,这一操作打了滴滴个措手不及,程维带领滴滴转身还了份礼,将手伸到了美团的核心业务“外卖”。而后就是滴滴和美团分别在“打车”和“外卖”上长达一年多的贴身纠缠,打法无疑都是通过烧钱、谈、补贴、优惠撕市场份额。

最终这场好友之间相爱相杀在随着18年7月滴滴外卖宣布便不再扩张,只保留国外业务而终止。而缠斗之余,滴滴和美团分别都先后将手伸到了“共享单车”。 如今,青桔单车、美团单车、哈啰单车三足鼎立,各自保守运营。

共享单车被做烂了,聚美优品前CEO发起的街电又被美团看上了,随后在各个餐饮店三五个共享充电宝桩机中又有了美团的黄色身影。充电宝对于美团来说或许就是洒洒水的小业务,但随着新能源汽车的蓬勃发展,2020年第四季度美团又靠投资理想汽车大赚了一笔。

出行领域赚了个盆满钵满,本应该高兴的美团却遭遇后方滑铁卢。

6月19日凌晨,一位沈阳的美团骑手为了反抗美团霸王条款四小时内狂揽253单并在接单后全部原地点击确认收货,随后没有提现,直接注销了美团账号。

该消息一出从骑手到消费者、到商家都先后发表了态度,然而令人震惊的是,绝大多数商家和骑手同行都赞许这一行为,被坑苦了的消费者也有不少表示理解,认为美团在管理上一定有问题。“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言论直接冲上了热评榜首。

美团到底做了什么,能让骑手和商家都恨得牙痒痒呢?

美团税。

国家为什么要出台防垄断法?就是避免一家独大后霍乱市场经济。在外卖领域,美团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一家独大,就连恶斗了多年的饿了么在被阿里收购后“百亿补贴”的重拳出击也没能撼动其位置。

正是这样的市场占有率给了美团莫大的底气,让美团无所顾忌地对骑手采取霸王条款压迫,对商家征收高额返点,对消费者进行大数据杀熟。

从下面这个数据我们不难看出,当所有餐饮商家都接入美团以后,商家缴纳的佣金,就成了“美团税”。

要知道,为了活跃经济,保护小微企业,国家税务部门都有专门的优惠政策,金额低于一定程度的只需要按月交定额税,更低的甚至不需要纳税。

餐饮业的税率大约是6%左右,叠加税收优惠,实际税负极低,美团呢?

26%!

四面树敌,又回回能获利的美团简直像极了互联网行业的“万金油”,事实真的是如此吗?致力于“抢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美团在2020年底首次出现了股价大跌的情况,这一情况出现在了反垄断法颁布的后一周里。其中缘由相信无需再多赘述,虽然美团后期的股价未曾再受明显影响,但反垄断法出现后频繁被点名也获多获少体现了美团在于行业中的强硬手段。

而此次在社区团购领域正面开刚阿里、京东,绞杀拼多多的美团已经杀红了眼。

4月中下旬,“美团再融资100亿美元创港交所增发历史之最”的消息频繁登上金融媒体的头条报道,而根据美团的战略部署所透露出来的,此次所募资金将加大力度在无人车和无人机配送的研究,而面对融资必要性的疑问,很多金融分析师给出的观点无一不同——“美团一直在烧钱发展美团优选业务…但美团不打算退出。”,为了支持社团团购新业务发展,美团筹集的100亿美元资金将使公司手头的现金高于拼多多和京东

到底是“生命不息、跟风不止”还是“先于行业,商商敏锐”?

王兴的成功毋庸置疑,但对于“Copy团”——美团的争议与质疑,也不会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