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O2O

上百供应商上门讨债 集团总部人去楼空 贝店怎么了?

  " 贝贝这两天正被拉横幅呢。" 今天,一张贝贝集团总部被拉催款横幅的照片出现在了某商家群中。

  " 还套在里面的赶紧撤出来吧。" 把照片发到群里的商家告诉亿邦动力,横幅只是上周五的事儿。就在今天," 上百位供应商围剿贝贝总部 ",为的就是和贝贝要回已经拖了近半年的货款。

  " 今年 4 月就开始了,总额得有大几千万元到亿元之间吧。" 在场的一位商家告诉亿邦动力,当自己得知贝店已经转移了办公地点,就立刻赶到了贝贝集团总部,希望能集大家的力量一起找贝贝讨个说法。

  早上九点左右,已经有超过 60 位店主或供应商身份的人员聚集到了贝贝集团总部,到了下午,现场追款人员达到了近百人。

  然而,从微信到电话,从微信视频号评论到抖音私信," 张良伦关闭了几乎所有联络通道 "。" 抖音和视频号很快就被设为私密账号了,但其实他刚刚在视频号里宣传过自有品牌希美。" 其中一位商家一边指着被关闭的账号一边无奈地说。

  拖欠近亿货款 15 万都是少的 商家急赴杭州维权

  " 现场这边有两个 500 万的,加起来就 1000 万了,我自己 15 万,在里面都不算多了。" 现场一位供应商告诉商家,现场商家欠款动辄就是 50~60 万,20 万以下的都很少。

  亿邦动力从现场的店主和供应商口中了解到,他们大多数被拖欠货款 20~90 万不等,最多的两家,每家拖欠 500 万左右的货款,而除了货款之外,每家还有 1~5 万元不等的保证金未退。

  "(统计到的欠款)总数已经超过 6000 万了,维权群已经有 1000 多个商家了,现在还有商家不知道情况,陆陆续续一直有商家进来。" 上述店主如是说。通过这位店主,亿邦动力进入名为 " 贝店 8 月 9 号 10 点前集合维权群 " 的微信群里,一份维权文档正在被传阅登记。

  从今日下午 14:30 开始,这份共享文档里,一直有商家及供应商在登记自己的欠款情况,欠款总计从最初的 3000 多万,上升到了 5000 多万。匆忙之中,很多商家的数据填错了格式未能被计入,这意味着欠款总额实际更高。截至发稿,完成登记的商家已经超过 600 家。

  期间,更多商家也正闻讯赶来,不仅仅是加进维权群,更是直接赶往贝贝集团总部。有商家进入维权群之后才发现事态的严重性,于是紧急下架了店铺商品。

  贝店 " 人去楼空 " 出面的 " 只有一个小姑娘 "

  "7 月下旬,几个商家和供应商零星去贝店总部沟通过,给的回复是 8 月 6 日打款,但是到时间还没有(打款),所以上周五几个人就去总部拉横幅维权了。然后大家就知道了,今天我们 60 多个商家供应商约好了早上 9 点过来他们总部维权,现在过来的有上百家了。" 上述百货品类商家向亿邦动力介绍自己的维权经历。

  而贝贝方面在发现大批商家和供应商进入总部维权后,所有员工临时转移了办公地点。

  " 现在现场只有一个负责公关的小姑娘,什么也问不出来。一问就说他们董事长(张良伦)正在跟其他股东协调解决这个问题,但是没有实质性回复或者说实质性结果。" 一家被拖欠 500 万左右货款的母婴品类商家告诉亿邦动力,这摆明了是没有解决方案,也不打算回应出了什么问题。

  而维权群里也在实时同步张良伦的动态," 微信无法联络、电话打不通,抖音都锁了 "。

  为了不放过任何一线希望,在场的商家及供应商分批守在不同楼层。而留在这个楼里的,只有办公室内拉不严的窗帘打进来忽明忽暗的阳光,和一排排工位上黢黑一片的工位,映衬着后墙上 " 让更多人过上更好生活 "。

  " 我们是 5 月份开始出现欠款的,5 月欠的是 4 月的货款,说是新业务上线,要拉长账期、压货款。拖到 7 月还没打款,7 月中旬就把商品全下架了,到现在 7 月份的还不给出账。" 一家做个护品类的商家告诉亿邦动力,目前自己已经被拖欠了总共 9 万左右的资金。

  " 以前账期一直是 50 天,但贝店的账单系统从 2019 年就是紊乱的,账单也乱,商家根本没办法对清楚。4 月欠款,5 月份小二给的理由是‘更换服务器系统出了问题’,结果到了 7 月还不行,7 月 9 号我们就把商品都下架了。" 上述被拖欠 500 万货款的母婴商家表示自己非常无助,这个情况直接连累了自己工厂 200 多个员工的升级,但现在贝贝方面对接的员工也离职了。

  另一家服装商家则表示:" 我们意识到的比较早,4 月份开始退店,现在 4 个月过去了,还有 1 万保证金没退。"

  目前,还能对接到贝店小二的商家,都得到了相似的回复:" 对账 / 结算 / 保证金均不经过我们,只能尽量去问,无法获知货款的详细情况。也没有明确回复我们怎么回事、什么时候付。" 然后建议他们把所有商品下架。

  转型 " 阵痛 "?该由谁来承担?

  在商家和供应商们的眼中,如今状态的源头,是 " 贝贝集团在用全部资源做希美 "。

  " 贝店做了个自主品牌新项目叫希美,都说贝店把商家的货款挪用去给希美进货了,仓库在湖北。" 这个店主发了多张贝店官方店主群里运营人员宣传希美的截图,来证明贝店整体业务出现转变。

  "(贝店)工资没有拖,希美在正常运作,贝贝没有破产。贝店(现在)确定没有人办公了,我们得给他压力,迫使他付款给我们。" 上述服装商家透露,实际上现场有供应商是 " 贝仓 " 的,他们还没被拖欠货款,但为了保险也在下架贝仓的商品。

  贝仓是贝店推出的品牌特卖服务,希美是贝店新孵化的自主品牌电商服务。

  现场的商家和供应商们已经开始推进法律程序。" 据说地方镇政府工作人员已经出面,8 月 10 日上午会约谈贝店董事长张良伦,届时会给出回应。" 维权群里靠前的商家最后给出了这样的通知。

  亿邦动力尝试联系贝贝集团官方,询问事件原委,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