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汽车

连发两起致死事故!蔚来的NOP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到底行不行?

文 | 王雨桐

短短15天内,两起人命事件,都与这家造车新势力品牌“蔚来汽车”有关。

在7月30日凌晨5点多,上海浦东新区发生一起严重交通事故,一辆蔚来在高速上撞击石墩后起火,随即剧烈燃烧。驾驶员未能及时逃脱,不幸遇难。

当时这场交通事故,外界猜测与电池自燃相关。

而另一起事故,就在近几天,8月12日,上善若水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林文钦驾驶蔚来汽车,在启用自动驾驶功能(NOP领航状态)后,在沈海高速涵江段时,车辆未能识别到前方有施工车辆,因此没有自动制动,导致驾驶员林文钦不幸去世,终年31岁。

据林文钦治丧委员会负责人介绍,“这辆车买了有1年左右的时间。事故发生后,蔚来汽车后台数据和手机APP均显示其确实使用了自动驾驶功能,并记录下了车辆行驶模式、状态和路线等相关信息。此外,蔚来汽车当地负责人也在现场向交警确认,事故发生时车辆启用了自动驾驶功能。

林文钦的好友和公司合伙人在蔚来 App 上对秦力洪和李斌的表态上表示,要求将驾驶数据及时公布。

据其描述,在 8 月 13 号林文钦家属和交警要求蔚来给到一些车辆行驶数据,及提取车内行车记录数据,都还没有任何东西。而后蔚来在 8 月 13 号派了一个不专业的工程师,折腾了好几个小时去提取车内行驶记录,结果只提取到 10 个今年大部分 1 月份的行车记录视频。该人士对此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并质疑这是“选择性提取”。

另外,林文钦家属要求提取云端的行驶数据,但 8 月 14 号被回复在走流程审批,盖章需要时间,等等…… 该人表示,希望接下来对于案件的调查工作蔚来这边能全力配合遇难者亲属和交警部门。“请你们有效率一点,给我们想要的所有,不要套路我们了,还原事实的真相,拜托了可以吗?”该人士还表示,其也是林文钦购买蔚来汽车的推荐人,现在感到“非常悲痛,极度自责。”

值得注意的是,据新浪Yabo亚博报道,蔚来公司福建闽南区域负责人张波在处理事故的交警队办公室致电了蔚来总部,而对方亲口承认车辆是开启自动驾驶功能。

但事故发生后,蔚来方面对媒体有提供了这样的回应:目前还在调查中,可以确定是蔚来没有提供“自动驾驶”服务。

是的,出了事故了,人死了,蔚来不再承认已经吹嘘多年的“自动驾驶”了,只承认目前的功能是“辅助驾驶”。

另外,据红星新闻最新报道,林文钦治丧小组成员郑先生指出,关于蔚来技术人员未经交警同意,私自接触涉案车辆进行操作的情况,交警昨日已传唤该蔚来技术人员做笔录,若调查结果是车辆数据被篡改或毁灭,涉嫌刑事犯罪,蔚来公司需要对本起事故承担全部责任。

蔚来的NOP值得信任吗?

在2020年9月的北京车展上,蔚来正式对外推出了 NOP。并且在随后的远程升级中为全配包车主提供了这一能力。

当时,蔚来对于这个功能推崇备至,对外表示这是全球除特斯拉以外唯一一款能够按照导航路径实现自动辅助驾驶功能的系统。

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李斌还在北京中关村的蔚来中心组织了车友活动,向蔚来车主介绍 NOP。

根据蔚来汽车领航辅助(NOP)使用指南显示,NOP是蔚来汽车导航系统、在Pilot功能已实现的巡航车速控制、车距保持、转向辅助和转向灯控制变道功能的基础之上,使车辆在高精地图覆盖范围内的大部分高速公路及城市高架路段内。

上述指南特别提到,按照导航规划的路径可以实现:自动汇入主路;在主路中巡航行驶,并智能选择最优车道;根据导航规划自动切换至下一条高速/高架;自动驶离主路。在NOP行驶过程中,车辆将综合道路限速和环境感知等信息,智能调节自身速度。

同时,蔚来在宣传中多次强调自己NOP领航辅助能力的强大,ES8作为其主力车型更是搭载了25个传感器,包括一个前向3目摄像头、5个毫米波雷达、4个环视摄像头和12个超声波雷达、一个驾驶员监测摄像头。蔚来L2级自动驾驶系统使用了Mobileye的Eye Q4芯片提供算力。

但是,蔚来的NOP真的像宣传的那样智能吗?

此前,自媒体“38号车评中心”在评测蔚来NOP时表示,“仅仅30分钟的驾驶,就发现了十几次事故隐患”,首先就是驶入匝道的成功率较低,其次是在NOP的辅助导航下,还经常发生走错路的情况。

而在以上问题发生时,NOP才提示驾驶员接管,“但到了这种情况下,已经极端危险了”,“38号车评中心”最后下了个结论,这套系统功能不全,它的存在对于驾驶安全没有多大意义,但是厂商却在售卖时积极推动这套系统,这是为什么?

当然,蔚来也知道这套系统的问题,在汽车的免责条款中,先将责任推到用户身上,例如,在ES8的免责条款中,就有这条:“如果没有正确操作 ES8,可能会对您或他人的人身造成伤害,或者导致车辆损坏或财产损失,蔚来汽车对此不承担任何责任。”

这些“免责条款”可谓把蔚来ES8中辅助驾驶功能可能出现的后续责任摘得干干净净!

在812事故中,据林文钦好友郑先生提供的行车数据显示,林文钦最近一次驾驶里程为85公里,总时长113分钟,平均车速为45.1公里每小时,最高速度为114.6公里每小时(限速120千米每小时)。

但这份免责条款中说明,“爱车与前车相对车速大于50公里/小时时,如前车静止或缓行,领航辅助存在无法刹车的风险。”

那在各种宣传渠道,频繁地在使用“自动驾驶”的字眼,包括官网对于相关功能也是命名“自动辅助驾驶系统”,互联网上也大量的充斥着关于蔚来自动驾驶的、主动刹车的评测文章,这难道不是在“免责”的情况下,潜意识的给用户洗脑吗?

蔚来的高管对包括NOP在内的NP推崇备至。蔚来副总裁沈斐就曾经在认证为蔚来副总裁沈斐的微博号 @Mr_沈斐中表示,NIO Pilot 越来越上瘾,1 点半会议结束出发,在自动辅助驾驶的帮助下,放心地边吃东西边开车,还不忘拿出手机拍个小视频!

虽然目前此微博内容已被删除,但这些行为你们蔚来汽车的品牌部、公关部都要怎么解释呢?

更加讽刺的是,李斌处处宣传蔚来的自动驾驶能力,林某的事故发生后,蔚来的工作人员却需要连夜打电话,告知媒体“蔚来的车还没有自动驾驶能力。”

销量掉队,三年半亏损272.8亿元

日前,蔚来发布了2021年第二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今年第二季度蔚来实现营收84.5亿元,同比增长127.2%,净亏损为5.9亿元,整车销售毛利率为20.3%,综合毛利率为18.6%,现金储备超483.2亿元。至此,蔚来自2018至2021年,合计亏损达272.77亿元。

销量方面,今年7月,理想汽车交付8589辆,居于榜首;小鹏汽车交付8040辆,位列第二;长久以来的销冠蔚来汽车则跌到了第三名,仅交付7931辆。

对于销量被反超,蔚来回应称,是供应链产能未能满足需求,目前合肥工厂的产能不足4000辆/月。

因为芯片短缺,蔚来3月份甚至停产了5天。但是相比较而言,小鹏、理想,以及体量更大的特斯拉,反而没有因为供应链问题而过多地影响产能。

通常情况来看,豪华车品牌需要一个能够走量的车型或子品牌,去抢占更大范围的市场。

特斯拉在很早的时候,就推出了走量车型model 3。理想汽车在年初就明确,要将售价下探至15万元。小鹏汽车本来主打的就是15-25万元的中高端的市场。

为了进一步扩大市场,蔚来计划推出低端品牌,对标特斯拉。

高端市场的这套玩法能否持续有效还是一个未知数,又要进军低端品牌市场,蔚来手里能打的牌真的不多了。

呵呵,总有不少车企喜欢在产品推广阶段耍小聪明。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