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yabo app官网评论

音乐APP终于摘掉“独家”标签,用户苦版权久矣

音乐APP终于摘掉“独家”标签,用户苦版权久矣

 

作者|Pan

编辑|Duke

来源|钛财经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家将版权视为一个音乐平台的护城河。为了得到独家版权,头部玩家——腾讯音乐与网易云音乐明争暗斗。不过,今后这种恶性竞争将逐渐消失。

9月2日,有网友发现,网易云音乐去除了此前独家专辑歌曲的“独家”标志。而在8月31日,腾讯音乐也发布《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的声明》,表示已最大限度寻求与相关上游版权方尽快解除独家协议。

有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国内在线音乐平台两大寡头的独家版权竞争时代结束,未来可以预见,国内在线音乐平台将迎来新一轮“厮杀”,而音乐用户们或许有望告别多个平台来回切换听歌的尴尬。

用户苦音乐版权久矣

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要求各大网络音乐服务商在7月31日前将所有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全部下线。随后,腾讯系音乐平台和网易云音乐纷纷高价购买音乐独家版权,导致这些音乐的价格一路飙升。例如:2017年,网易云音乐花费2000万拿下朴树一张专辑《猎户星座》的数字音乐独家版权。

而羊毛出在羊身上,这些高昂的成本终究转嫁给了用户。以QQ音乐为例,除了豪华绿钻,还有付费音乐包,以及各种五花八门的收费,市面上大大小小的音乐流媒体亦是如此。

同时,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最难以忍受的是,自己喜欢的歌曲分布在几个不同的平台,手机软件上需要同时安装多个音乐APP听歌,来回切换的使用体验为乐迷们徒增烦恼。

为了遏制版权恶性竞争,在国家版权局的推动下,2018年2月,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娱达成版权互授合作,两大音乐平台99%独家音乐版权的互授合作,宣告国内几大音乐平台之间都完成了版权互授。

但讽刺的是,虽然听上去很美好,但剩下的1%独家版权才是关键,也是用户听歌的热门曲库。

根据市场监管总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时,腾讯的音乐版权仅为30%左右,后来腾讯通过收购合并对手(包括酷狗和酷我)的方式,将这个数字提升到了80%以上。到了2020年,腾讯音乐旗下涵盖了杰威尔音乐、英皇娱乐、相信音乐、摩登天空、寰亚音乐、华谊兄弟、时代峻峰等知名音乐厂牌版权,坐拥周杰伦、王力宏、五月天、李宇春、鹿晗等音乐人的作品。

音乐APP终于摘掉“独家”标签,用户苦版权久矣

 

网易云音乐虽有天娱传媒、华研国际、滚石唱片等独家版权,但整体而言在版权上没有太大优势,版权更匮乏的虾米音乐则于2021年2月5日正式关停。

80%的单平台独占歌曲用户只能在腾讯系的音乐软件上收听,其他的音乐软件根本没有发展的可能性,久而久之便垄断了市场。这也是监管部门要求腾讯音乐开放独家音乐版权的根本所在。

网易云音乐迎来超车机会?

随着靴子落地,独家版权的竞争告一段落,也有人发问,这会是行业第二名网易云音乐的机会吗?

在腾讯音乐开放版权的消息传出后,网易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丁磊随即对外喊话:“网易云音乐准备了充足资金,并愿意以最大的诚意,与版权方开展公平开放的合作,共同建设良好健康的音乐市场。”

不过,有业内人士表示,腾讯放弃独家音乐版权并不意味着会跟其他音乐平台共享这些歌曲的版权,不管怎么样这些歌曲都是腾讯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不可能直接拱手送给别人。

因此,对网易云音乐来说,想要扩展自己的曲库,也得征求版权方的同意,不过考虑到这些版权商已经在腾讯那边吃过甜头,在价格方面可能会比预期中高上一些。

也正是长期版权数量、质量落后于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虽屈居市场第二,但在用户规模上与腾讯音乐有着较大的差距。

根据QuestMobile统计显示,2021年腾讯音乐矩阵下的酷狗音乐、QQ音乐、酷我音乐月活用户数量分别为2.47亿、1.94亿和1.79亿,官方统计未去重情况下产品总月活达8.39亿,而网易云音乐的月活则仅为1.83亿(招股书口径为1.81亿)。

除了在版权资源和用户规模上远低于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在营收和盈利上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根据公开的财报显示,2018年-2020年网易云音乐三年收入总和约为84亿元,腾讯音乐营收总和高达736亿元,比网易云音乐高出了将近9倍;且腾讯音乐早已实现了盈利,而网易云音乐却依然深陷在亏损的泥潭中。

数据显示,2018年-2020年,网易云音乐分别净亏损20.06亿元、20.15亿元和29.51亿元,在出资购买版权后,网易云的亏损难免会继续扩大。

当然,依靠独家版权的一招鲜吃遍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当版权问题没办法为平台建立护城河,体验、活动、社区、趣味内容或许才会成为平台能否赢得用户的关键,这或许才是网易云音乐实现超车的关键所在。

短视频凶猛突袭音乐APP

近年来,随着短视频的崛起,发生了一个有趣的现象。不少人在短视频APP上听完歌词片段,会跑去音乐软件上搜索完整歌曲。比如:不久前的《热爱 105°C 的你》正是在短视频平台走红,随后在多个音乐排行榜中迅速飙升至第一位。

如今,先以十几秒的短视频BGM刷屏,再扩散到主流的音乐平台,已经成为了一首音乐传播的共识。这种全网的流量、热度和影响力,也吸引了蔡徐坤、张杰、邓紫棋、胡彦斌、鹿晗等歌手在短视频平台上首发或宣传新歌。

音乐APP终于摘掉“独家”标签,用户苦版权久矣

 

同时,短视频平台也嗅到了视频BGM对上游音乐产业的影响力以及商机。

早在2018年,抖音就上线了原创音乐功能,并推出“看见音乐计划”以挖掘和扶持原创音乐人。目前,抖音开放“抖音音乐人”平台,为创作者提供补贴收益。

而在2019年,快手也加码投资音乐内容,曾联合推出“音乐燎原计划”,扶持原创音乐人。而且,凭借与腾讯的投资关系还顺利拿下了周杰伦的音乐版权。

抖音、快手的入局,让传统在线音乐平台也倍感压力,在腾讯最近公布的Q2财报中,其在线音乐月活人数下降至6.23亿人,腾讯音乐的高管对此明确指出,月活下滑的问题正是由于其他泛娱乐平台的竞争加剧。

相比于传统的在线音乐平台,这些短视频本身就拥有强劲的后发优势,它们不仅有着巨大的流量池,还能将音乐的孵化、播放、宣发、版权运营等业务整合起来,形成一个相对完整的音乐生态体系,大大冲击了传统在线音乐平台。

在开放独家版权后,财大气粗的短视频平台势必逐步渗透在线音乐市场。而没有腾讯音乐丰富的行业资源,网易云音乐要面对抖音和快手的侵蚀,或许更加难以招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