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yabo app官网评论

逆风之下,TCL全球化征程能给我们哪些启示?

1999年,那场席卷东南亚的金融危机对亚洲经济造成的伤疤尚未完全愈合。与此同时,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正从“引进来”逐步迈入“走出去”的阶段,一批优秀的中国企业面对政策的东风和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机遇,在走出国门这件事上开始表现得跃跃欲试。这一切发生得猝不及防但又顺理成章。

也正是在1999年,因为彩电和通讯业务在国内市场大获成功而雄心勃勃的TCL,以越南为起点迈出了全球化的第一步。这在中国企业近三十年出海史中,也是极具标志性意义的一幕。直到今天,大量复盘中国当代企业发展史的著述中,1999年TCL在越南设立第一家海外分公司仍是无法略过的一笔。

逆风之下,TCL全球化征程能给我们哪些启示?

1999年TCL进军越南市场,成立第一个海外分公司

由于没有可供参照的成熟路径,TCL的全球化之路注定不会平坦。但对于当时在国内市场已获得成功的TCL而言,融入世界的强烈渴望,使得全球化成为一项势在必行的战略。而几年之后遭遇的波折困境似乎也在那时埋下伏笔。

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的TCL在全球化上已经进入全面增长阶段。目前TCL在全球拥42个研发中心、10家联合实验室、32个制造基地,业务遍及全球160多个国家和地区。作为一家全球化企业,TCL已然名副其实。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倘若不是当年大胆迈出全球化的第一步,TCL今日之成绩也就无从谈起。

经历绝境 方获新生

冯友兰先生讲中国哲学史,说老子的“反者道之动”理论对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性格的形成有着巨大而深远的影响。所谓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正是对这一理论的深信不疑,让中华民族挨过了最黑暗的历史时期,进而才有了今日之复兴。

一个民族如此,一家企业亦如此。在最艰难的处境中,仍然深信“黎明即将到来”,从绝望中寻找希望,这种精神信仰往往能够帮助一家企业脱离困境重获新生。

早期探索阶段,TCL的出海之路并不顺利。1999年,TCL王牌彩电销量在中国市场已经位居第一,获得巨大成功,但却在陌生的越南市场遭遇巨大挑战,经过两年艰难摸索,TCL彩电才走出困境,跃居市场第二,成为当地知名品牌之一。

2004年,TCL并购法国汤姆逊彩电以及阿尔卡特手机业务。结果,CRT技术很快被LCD平板技术取代,收购来的CRT专利失去用武之地,与此同时手机业务也因为整合等原因快速下滑。

2005年、2006年,是TCL发展过程中最为艰难的两年,持续的亏损让公司几近到了破产边缘,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也遭受了铺天盖地的质疑和批评。当时许多业内人士断定TCL翻身无望了。

2006年,痛定思痛的李东生发表了他那篇著名的文章《鹰的重生》。鹰在40岁时面临生与死的抉择,要么等死,要么经历一个痛苦的更新过程——用喙击打岩石直至完全脱落而后长出新的喙,用新的喙把老化的趾甲一根根拔掉,最后用新长出的趾甲把羽毛一根根拔掉……

这个充满隐喻色彩的故事,既蕴藏着“否极泰来”的中国哲理,也暗含着海德格尔所谓“向死而生”的哲学理念,用直面死亡的方式激发出原始而强烈的生的欲望。李东生这篇文章给当时的TCL团队乃至整个企业界都带来了极大的震撼。强大的精神力量作用于人的意志,让TCL扛过了最灰暗的一段时光。

2007年伴随着成功扭亏,TCL获得了一个崭新的生命。这个新的生命,因为业务上的瘦身和聚焦,步伐变得前所未有的轻盈;又因为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在思想和意志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坚定。

之后几年,TCL在全球化之路上进入稳步成长阶段。一方面TCL华星带来的垂直产业链优势让TCL产品成功打入欧美主流销售渠道,一方面在海外打造的本地化研产销体系,开始发挥出协同效应。2011年,TCL实现海外业务整体盈利,2015年TCL品牌电视销量在美国首次突破百万。

逆风之下,TCL全球化征程能给我们哪些启示?

美国卖场里的TCL产品

2015年至今,TCL全球化业务进入全面增长阶段。产业布局逐步走向均衡、完善,与当地社会的融合也愈发充分。2020年TCL电视出货量稳居全球前二,TCL实业营收超过60%来自海外业务。

在近日举办的“中国企业转型升级与全球化发展论坛”上,李东生信心满满地表示,未来五年,希望将TCLYabo亚博和TCL实业打造成真正的世界500强;力争将智能终端、半导体显示和半导体光伏三大核心产业做到全球领先;将半导体材料等其他产业做到中国领先或行业领先,为提升中国制造在全球经济格局中的地位提供更有力的支撑。

回溯TCL的出海史,我们能够发现正是由于早期的谷底经历,才让TCL获得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新生命。业内常常把TCL早年的并购案当做反面教材,我倒认为一家企业在全球化的初期遭遇险境反而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好比一个人在童年时期经历磨难总比成年之后再经历要好。

逆全球化引发帆船效应

18世纪中期,瑞士物理学家丹尼尔·伯努利在研究流体动力学的过程中发现了“帆船效应”。帆船行驶在水面上,人们往往想当然地认为是风对帆的推动力使得船体向前移动,并因此推定顺风环境更适于帆船行驶。

然而事实上,帆船向前的动力更多来自于空气流经帆的弧面时产生的向前向上的吸引力。在顺风环境下,由于没有这种吸引力的存在,帆船不仅容易因为难以保持平衡而倾翻,而且无法达到最高速度。丹尼尔·伯努利这一发现颠覆了人们的认知,同时也给了人们很多启示。

在复盘TCL的发展历程时,我们能够很明显发现,相比在顺境中,TCL在巨大的困境之中,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意志力和向前的推动力。我们虽然不能由此得出结论说逆风环境对于企业发展是必要的,但客观上逆风的确能够激发出一种强大的不可言说的精神力量。

当前,由于中美两个大国的贸易摩擦和疫情在全球范围的肆虐,让世界进入剧烈的动荡变革期。全球化正在遭遇逆风和挑战。这是包括TCL在内的中国企业全球化面临的问题。虽然从长远来看全球化趋势是不可逆的,但全球化的过程绝不是一帆风顺的。TCL不是第一个遭遇全球化逆风的企业,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逆风之下,TCL全球化征程能给我们哪些启示?

2019年TCL亮相拉斯维加斯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

从经济全球化历史来看,当下中国企业面临的难题一定程度上与上世纪70-90年代日韩企业面临的问题相似。彼时,日韩企业在高新技术领域的突飞猛进以及对欧美市场的大规模商品输出,让美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和挑战。那么,当时的日韩企业是如何应对全球化逆风的?这对当下的中国企业有着重要的参考价值。

1970年美国彩电企业联合向日本家电企业发起反托拉斯诉讼,这场典型的由贸易摩擦导致的跨国诉讼案件,直到1986年才做出原告败诉的终审判决。在此过程中,日本家电企业表现得不卑不亢,运用法律武器正面回击最终维护了自身权益。

再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对日本企业东芝发起的一系列制裁措施,让东芝乃至整个日本的半导体行业遭到重创。面对禁令,东芝转而将目光投向中国市场,用迂回发展的策略帮助企业渡过了危险期。

回过头来看,逆全球化对企业带来的负面影响只是一时的,逆风环境反而激发出一种“帆船效应”,让企业获得了继续向前向上发展的推动力。今天,日韩企业在半导体、家电数码等制造领域仍然出于世界领先地位。而当下的中国企业则正在经历当年日韩企业的遭遇。

2018年美国向中国发起新一轮的贸易战之后,TCL意识到逆全球化带来的不确定性,开始更加重视全球供应链的一体化、均衡化布局。

逆风之下,TCL全球化征程能给我们哪些启示?

TCL墨西哥MASA工厂一期项目2020年6月投产

一方面,TCL积极制定应对措施,坚守北美市场,保住市场份额。另一方面,通过调整产业链布局,分散经营风险。2018年TCL对越南工厂进行扩建——越南工厂将成为中国电视品牌在东南亚投资中产能最大的生产基地。2019年,TCL在墨西哥建设第二工厂,将建立起整机及模组供应能力。2018年底,印度华星工厂动工,大尺寸显示模组规划产能为800万台,中小尺寸显示模组为3000万台,可满足战略客户的本土配套需求。随着TCL海外生产基地和供应链的调整,经贸摩擦造成的影响将逐步降低。

事实证明在贸易摩擦和疫情肆虐的逆风环境中,TCL展开的一系列应对措施,让TCL的全球供应链布局具备了更强的应对风险的能力。

与此同时,TCL开始更加重视本地化研产销体系的建设,积极推动与当地社会和经济的融合,扎根并融入当地经营,对当地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贡献。比如在巴西市场,TCL已经成为家喻户晓的知名品牌。这一策略进一步巩固了TCL全球化供应链布局的根基。

逆风环境反而激发出TCL全球化供应链布局的积极性和战略制定的灵活性,这不正是“帆船效应”在逆全球化中的显现吗?

逆风扬帆 方显本色

我们试着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TCL这家企业的底色是什么?答案在我看来是技术。

在全球化战略实施之前,TCL在国内彩电和通讯市场取得的成功,固然自建渠道和运营模式的因素更多一些,但对技术研发的重视和投入也是不容忽视的因素;2004年对汤姆逊和阿尔卡特的并购一方面出于切入欧美发达国家市场、成为全球第一的欲望,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对掌握核心专利技术的迫切渴望;2009年TCL成立华星光电,也是出于建立垂直产业链技术优势的战略考量;乃至近几年围绕泛半导体产业链开辟的新赛道,都是为了在核心技术上避免陷入“卡脖子”困境的战略布局。

逆风之下,TCL全球化征程能给我们哪些启示?

UDE 2021 国际消费电子博览会TCL展台

中国企业过去的竞争优势主要在工业制造能力,而未来要在全球产业布局中占据高位,就必须在创新技术能力上力求突破。正是意识到这一点,TCL不断在技术领域追赶超越。围绕Mini LED、印刷OLED以及Micro-LED等新型显示技术、关键材料和设备领域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在量子点领域,TCL公开专利数量位居全球第二。

在顺风环境下,影响一家企业发展的因素有很多,一场出色的营销、一个成功的策略,都有可能让企业获得巨大成功。但在逆风环境下,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硬碰硬的技术实力较量。因此,在逆风中扬帆,方显一家企业的本色。

从1999年TCL迈出全球化第一步至今二十多年时间,世界变了,世界也没变。当年勇敢踏出国门的中国企业如今已经成为推动经济全球化的主导力量,而逆全球化的沉渣依然时不时泛起。很多因素,非一家企业所能左右,比如金融危机,比如贸易摩擦,企业所能做的就是在逆风中保持平衡努力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