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yabo app官网评论

携程Q2业绩复苏?OTA强敌环伺,对手越来越“没边界”

作者|闪电懒

编辑|Duke

来源|钛财经

日前,携程网公布了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第二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

财报显示,携程网第二季度净营收为59亿元(约合9.12亿美元),同比增长86%;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亏损为6.47亿元人民币(约合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亏损4.76亿元人民币相比有所扩大。

众所周知,2020年由于疫情的影响,旅游业受到了较大的影响,国内旅游人数大幅削减,但随着中国疫情控制措施得力,2021年旅游市场已出现很大程度的改善,出游人数也直线上升,低迷许久的OTA(在线旅游)企业也终于出现了业绩反弹。

同时,在旅游市场全面复苏的背景下,携程乃至行业外部的竞争正在加剧,市场格局也在悄悄发生变化。

喜忧参半的成绩单

从财报数据来看,受益于国内旅游市场稳步复苏,携程四大主营业务稳健增长。

财报显示,携程该季度自住宿预订营收为25亿元,同比增长96%;交通票务营收为21亿元,同比增长80%;旅游度假业务营收3.67亿元,同比增长182%;商旅管理业务营收为3.9亿元,同比增长141%。其他收入为6.14亿元,同比增长32%。

携程将这些业务的增长归因于国内市场的恢复。从同行业来看,确实如此,2021年二季度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86亿元,同比增长89.3%。同程艺龙2021年二季度实现营收21.4亿元,住宿和交通票务方面营收同比分别增长35%和58%。

不过,受疫情的影响,携程当前的营收仍低于2019年同期,只有2019年同期收入的68%。而且,在成本支出方面,携程二季度产品研发费用为22亿元,同比增长24%;销售及营销费用为14亿元,同比增长112%;一般及行政费用为7.13亿元,同比增长39%。

实际上,疫情期间,旅游行业承受了 " 难以想象之痛 "。这不仅是出行人数大幅度减少甚至降为零导致企业收入下降,企业背后付出的代价还要更高。疫情发生后,必然导致大批有潜在出行意愿的消费者放弃出行;但与此同时,已经制定好旅游计划并且购买了交通、住宿产品的消费者,也就有了退款需求。

此时,对于提供旅游产品服务的企业来说,钱是应该并且一定要退,但每张订单所付出的成本则完全无法回收。像携程这样OTA 企业就不得不承受 " 无损退订 " 带来的阵痛,如果不具备足够的能力,很难走出疫情阴霾。

携程表示,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背景下,以旅行社门店为代表的广大中小企业承压严重,为减轻合作伙伴的经营压力,今年二季度,针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旅行社门店给予费用减免政策,涉及费用近8000万元。

展望未来,携程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未来会继续兼顾全球布局和国内发展。

“随着全球疫苗接种率的攀升以及更有利的旅行政策出台,国际旅行市场的复苏迸发出巨大的势能。过去两年中,我们继续在欧洲市场加强产品竞争力。凭借在亚太和欧洲的战略布局,我们发现了全球机票预订市场的巨大潜力。当前,国内已有超过10亿中国公民完成疫苗接种,整体旅游市场也继续保持增长势头。”

后疫情时代的携程

根据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测算,2021年“五一”假期全国国内旅游出游人数达2.3亿人,同比2020年,增长率达119.7%,已恢复至疫情前同期的103.2%;实现国内旅游收入1,132.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38.1%,已恢复至疫情前同期的77%。

行业的好转表明遭受疫情重创的国内旅游市场至暗时刻已经过去,但在旅游市场全面复苏的背景下,携程也迎来挑战。

2020年的疫情,不仅给旅游行业带来重创,也打破了固有的竞争格局,纷争四起。

携程面临着美团和阿里旗下飞猪的围追堵截。近期,两大竞争对手开始咄咄逼人,在酒店方面,美团二季度订单量6790万、间夜量7290万,两个数字都是行业第一。而飞猪也发展迅速,今年内就已与万豪、天合联盟、小猪短租等在内的全球酒店、航司、民宿短租公司等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很显然,这两家竞争对手直奔携程的王牌项目——酒店业。因为得酒店者,很大程度上能在OTA市场上雄踞一方。

为了守住高端酒店大本营,梁建章自去年开始,亲自上场为高星酒店Boss直播带货。据携程公布的官方数据,40余场直播累计贡献的GMV超过11亿元。这一举动被分众传媒的江南春评价为:“身段很软”。

在交易平台佣金模式之外,携程正在试图通过营销赋能找到新的增量途径。

今年上半年,携程提出了“旅游营销枢纽”战略,通过内容生态体系创新,推动旅游市场复苏。以“星球号”作为载体,把流量、内容、商品三个核心板块聚集起来,打造一种开放的营销生态。简而言之,内容导流常态化,正是携程破圈的战略。

财报显示,截至第二季度,携程平台发布的内容数量环比一季度增长近一倍,携程签约旅行家数量环比一季度增长50%。而作为携程“旅游营销枢纽”战略的重要载体,携程星球号旗舰店已成为旅业商家开展旅游营销的重要工具,截至6月底,星球号旗舰店粉丝规模环比上月增长36%,商家粉丝购买旗舰店内自营旅行产品的订单量环比增长75%。

但是在这条路上,抖音小红书“跨界打劫”的迹象也越发明显。

2020上半年,小红书就已经开始在上海、广州、西安、成都4座城市及其周边开展“种草周边游”直播,推出Red City城市计划。后来,小红书又与小猪短租达成战略合作引入大量民宿商家,并通过与“订单来了”联手实现平台内直连民宿预订。

今年5月,抖音也上线了“山竹旅行”的程序业务,包含门票预订、酒店预订等功能。短视频平台纷纷把上海、重庆、成都等所谓网红城市作为经营重点,在疫情复苏后为当地贡献了不小的旅游客流,从“种草”到“拔草”的闭环隐然成形。

整体来看,疫情的影响打破了OTA现有的格局,同时外部劲敌四起,同样不可小觑。

回想4年前,梁建章与美团创始人王兴之间有一场著名的论战。王兴主张多元化,引出“美团没有边界”的讨论。而梁建章则撰文反驳道,专业化才有利于创新。

如今,面对越来越多“没有边界”的对手,携程似乎被慢慢逼到墙角,OTA行业的蛋糕也越分越小。下一步,携程如何打破这个困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