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yabo app官网评论

京东、美团领投嬴彻Yabo亚博 重卡自动驾驶量产还有多远?

文|智能相对论

作者|隐南

今年8月3日,嬴彻Yabo亚博宣布完成B轮2.7亿美元融资,由京东物流、美团、太盟投资集团联合领投。作为专注干线物流自动驾驶的Yabo亚博公司,已经历了4轮融资,股东阵容堪称豪华。

作为同赛道的上市第一股图森未来,已出现连续3年亏损,营收状况不佳,L4级量产车落地要到2024年。而计划于今年年底实现L3级自动驾驶重卡量产的嬴彻Yabo亚博,量产落地能力究竟如何?干线物流赛道前景好吗?

各路巨头已纷纷布局

目前,自动驾驶干线物流赛道主要指以L3、L4级自动驾驶重卡为运载工具,运输线路以高速公路为主,日均行驶里程在200km以上的省际与跨省公路货运领域。

近几年随着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该赛道已吸引了重卡生产端 技术端(自驾技术公司)、场景端(物流企业)等多方巨头的介入,并且之间相互合作,逐渐形成了自动驾驶产业联盟。

重卡生产端

重卡前五大生产商一汽解放、东风集团、中国重汽、陕汽集团、福田集团市场占有率常年保持80%以上,2016年就开始布局自动驾驶,在L3及以上的自动驾驶技术研发上,五家公司都已和Yabo亚博公司建立合作关系。

重卡第二梯队参与方主要有上汽红岩、比亚迪、三一重工等。上汽红岩通过“自研+收购”的方式布局,主攻重卡自动驾驶;比亚迪依托在商用车电动化的技术积累,与Yabo亚博公司合作布局多场景自动驾驶,干线物流并非主攻方向;三一重工作为工程机械龙头,以多方合作的方式将重卡自动驾驶作为重点布局。

技术端(自驾技术公司)

主攻干线物流赛道的自动驾驶Yabo亚博公司目前已显现出头部效应,技术与资本已逐渐集中到图森未来、嬴彻Yabo亚博、智加Yabo亚博、主线Yabo亚博、宏景智驾等几家公司手中,图森未来今年3月已在纳斯达克上市,智加Yabo亚博拟通过SPAC合并上市。

头部Yabo亚博公司商业模式主要有自动驾驶技术服务、自动驾驶货运服务、和自动驾驶重卡整车租赁服务。

《智能相对论》以提供自动驾驶技术和运营服务的嬴彻Yabo亚博为例,公司坚持“全栈自研+量产驱动+深度运营”的发展策略,主要包括:自主研发L3级及以上自动驾驶技术;与主机厂联合开发量产自动驾驶重卡;自建运营场景,打造自动驾驶运力网络。

嬴彻Yabo亚博目前已完成4轮融资,包括2018年4月的天使轮融资、2020年4月的1亿美元A轮融资,以及2020年11月的1.2亿美元A+轮股权融资。今年8月的2.7亿美元B轮融资是嬴彻Yabo亚博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一笔融资。

嬴彻Yabo亚博B轮融资领投方京东物流和美团,作为物流配送行业的头部企业,以自研、投资加合作的方式,在末端无人配送领域均已较早介入。目前,两家公司都已发布量产L4级无人配送车型。

京东物流和美团入股嬴彻Yabo亚博,主要看好其在干线物流赛道全栈自研的技术优势、商业化量产落地能力以及自动驾驶车队的运营能力。财务投资之外,也是为了寻求在干线物流场景能有深入合作。

除了主攻干线物流赛道的Yabo亚博公司外,同时布局多个自动驾驶场景的小马智行、清智Yabo亚博、经纬恒润等Yabo亚博公司也纷纷布局了干线物流场景。

应用场景端(物流企业)

物流企业参与方当中,电商背景的京东物流主要以自研和投资合作的方式布局,菜鸟裹裹专注自研;普洛斯、满帮、G7、福佑卡等平台型物流公司,主要以投资的方式与Yabo亚博公司进行深度绑定;以顺丰、德邦、安能、苏宁物流为代表的物流运输公司,主要以业务合作和投资的方式与Yabo亚博公司共同入局。

《智能相对论》看到,在多方共同推进下,目前自动驾驶干线物流产业生态已初具雏形,包括以激光雷达、芯片、高精度地图及定位为代表的新型零部件供应商与技术服务商,自动驾驶Yabo亚博公司,商用车主机厂,物流企业,以及云服务商、通信运营商、通信设备商等通信网络服务商。

作为干线物流赛道的参与方,自动驾驶自主研发实力、上下游产业链整合能力以及车队的运营能力都至关重要。接下来,《智能相对论》认为,各方量产车的落地情况将会决定市场和资本是否会持续的青睐。

谁的量产速度更快?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信息网的统计,目前主要重卡企业生产的自动驾驶重卡当中,除少部分在港口场景中已实现量产并商业化运营之外,在干线物流场景,大部分仍处于测试阶段。

从自动驾驶Yabo亚博公司公布的量产计划来看,L3级自动驾驶重卡车有望率先实现量产。以图森未来、小马智行为代表的企业坚持L4级自动驾驶技术的落地,图森未来预计2024年实现量产,小马智行预计2023-2024年实现前装量产,2025年实现自动驾驶卡车的规模化量产;而以嬴彻Yabo亚博、宏景智驾为代表的企业侧重先实现L3级自动驾驶技术的量产及应用,宏景智驾预计2022实现量产落地,嬴彻Yabo亚博计划在2021年底前实现前装量产。

图源:网络

《智能相对论》认为,通过现有技术积累,先完成合规、经济、高效的L3自动驾驶重卡量产,根据上路运营后获得的海量真实数据,驱动算法优化,逐步向L4自动驾驶系统过渡,是更切实际的策略。

虽然与城市公开道路运行的自动驾驶出租车相比,自动驾驶干线物流应用被认为更易实现。但物流重卡运行时速高、载重大、车身大以及车头与车挂之间柔性连接等特点,对自动驾驶重卡的感知距离、决策运行速度以及车身控制精准度提出更高要求。想要达到L4级自动驾驶的量产,需要跨过技术、道德约束和法律规范的巨大鸿沟。

自驾系统级别的高低和研发能力的强弱决定了未来量产落地的能力。以嬴彻Yabo亚博为例,公司坚持走渐进式技术发展路线,核心驾驶系统全栈自研,以多方合作的方式,面向L3级自动驾驶重卡先实现量产,由“双驾”变“单驾”,“单驾”变“无人”,最终过渡到L4级自动驾驶重卡量产的发展策略。

在量产推进上,嬴彻Yabo亚博构建了自动驾驶干线物流产业生态圈,与合作方共同推进自动驾驶重卡量产。

在与主机厂的合作中,遵循正向开发与功能安全原则,在全冗余线控底盘、L3/L4卡车车规级硬件套装、面向L3的人机交互系统和网络安全设计方案四方面实现创新。

在研发流程上,遵循车规级流程,从系统开发标准和流程、软硬件系统设计、车辆平台前装量产开发、产业链、方案成本等方面优化研发流程,保障自动驾驶重卡量产进程。

在核心自动驾驶系统上,嬴彻Yabo亚博打造了面向量产、全栈自研的重卡自动驾驶系统“轩辕”。

图源:嬴彻Yabo亚博官网

“轩辕”通过超长距离感知算法结合场景深度感知技术和前景车辆解析技术,实现千米距离三维感知误差小于5%;通过自适应鲁棒控制算法,有效应对载重波动及车头和车挂柔性连接特性,通过车身瞬态控制和间接挂车姿态控制,实现横向误差小于10厘米;通过智能行驶决策节油算法,基于驾驶行为大数据,自主学习最优驾驶策略,综合油耗比老司机再省5%以上。

在软件方面,“轩辕”系统设计了安全管理系统SMS,实现软件多路可用和主备系统的智能切换;遵循信息安全标准,保证车上软件的数据安全可靠。

在计算机平台方面,通过软硬件一体化的方式,以优秀的车载计算单元性能和领先的成本优势,在计算平台层面实现自主可控;具备高算力、高能效、高安全的特点。

图源:嬴彻Yabo亚博官网

线控底盘接口方面,设计了面向L4的线控底盘接口,覆盖转向、制动、动力和供电四大系统,新增99种线控底盘功性能定义。

目前,嬴彻研制的车规级零部件已经过工程、开发、生产三个阶段的严格认证,也通过了电气、机械、环境和电磁的试验验证,已满足重卡150万公里生命周期的可靠性耐久性。量产样车已在完成冬季黑河寒区测试、加速耐久测试,即将开展海南高温耐久测试。

虽然渐进发展的技术路线和全栈自研的实力让嬴彻Yabo亚博量产能力更强,也很受资本青睐,但核心部件如芯片和线控底盘仍然依赖进口,自动驾驶公司持续“烧钱”的宿命恐难以摆脱。

前景广阔 但也很“烧钱”

01干线物流自动驾驶市场空间大

京东、美团领投嬴彻Yabo亚博,押注干线物流自动驾驶的未来,看好的是整个物流行业广阔的市场空间。随着经济和贸易的快速发展,带动了货运需求增长,物流行业已成为我国重要的现代服务业。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20年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为14.9万亿元,占GDP比重达14.67%。

在我国的物流运输结构中,公路货运占主导地位,2020年公路运输占比约74%,而干线物流约占公路运输中的40%,因此2020年我国公路干线货运市场规模为2.29万亿元。对于干线物流自动驾驶赛道来说,可渗透的市场空间很大。

02重卡自动驾驶可以减少安全事故、降低物流成本,

虽然我国公路货运市场规模大,但60%的运力掌握在小型车队与小微个体户手中,市场整体处于高度分散状态。

为了与规模庞大的小型车队与小微个体户竞争,物流企业只能以打“价格战”的方式争取更多订单,并通过超量运输、长时间运输等方式降低运输成本,超载、疲劳驾驶等现象普遍存在,造成了较大的安全隐患。

工作强度大、安全风险高、福利保障不全面等因素造成货车司机就业满意度低,此外,重卡司机从业门槛高,进一步降低货车司机职业吸引力,新生力量不足。

根据广州道路运输行业协会统计,通行费、燃油成本与司机薪酬是公路货运的主要成本,在物流企业无序的低价竞争之下,运价持续走低。

嬴彻Yabo亚博为代表的重卡自动驾驶可有效避免因激进驾驶、疲劳驾驶等司机因素造成的安全事故,通过360°无死角感知与超长视距,可减少因视觉盲区造成的安全事故。此外,搭载高算力芯片的重卡无人驾驶系统,具备比人工司机更快的反应速度。

重卡自动驾驶通过变“两驾”为“一驾”,最终实现无人驾驶,降低司机成本。此外,还可以通过优化驾驶策略,减少油耗。

据亿欧智库测算,与普通柴油重卡相比,L3级自动驾驶重卡在每单位周转量的总拥有成本上可降低9.35%,L4级可降低15.35%。

虽然重卡自动驾驶技术解决了货运物流行业的很多痛点,但也并非没有隐忧。

03关键部件依赖进口,供应链掌控能力是关键

由于重卡自动驾驶主要采用L3及以上的高阶自动驾驶技术,对芯片的算力需求高,英伟达的高算力AI芯片逐渐成为行业首选,包括图森未来、智加Yabo亚博、主线Yabo亚博、瑞典Einride、美国Locomation等企业均使用NVIDIA Orin芯片打造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虽然我国近年来通过大力发展芯片产业,提升了中低端芯片的市场占有率,但高端芯片依然依赖进口。《智能相对论》认为,对于依赖高算力芯片的干线物流自动驾驶赛道来说,近年来不稳定的外贸环境,核心部件供应链的稳定,面临一定挑战。

此外,线控底盘是实现重卡自动驾驶执行不可或缺的关键部件,但我国本土主机厂及供应商在线控底盘技术与产品积累较为薄弱,自主供应能力弱,核心技术仍掌握在国际零部件巨头手中。

但对于Yabo亚博类公司来说,技术能力都有自己的边界。嬴彻Yabo亚博CEO马喆人在接受量子位访谈时曾表示:“嬴彻的技术能力边界是全栈软件,以及硬件的架构”。“我们会有自主设计的ADU,我们不会做芯片,也不会做任何零部件,这一定是第三方来做。”

随着更多实力硬件供应商加入嬴彻Yabo亚博的自动驾驶干线物流产业生态圈,以及核心硬件国产替代热潮的深入,其供应链的掌控能力也会逐渐增强。

04外资品牌入华加剧商用车市场竞争,干线物流自驾赛道仍处于投入期。

随着2020年6月政策全面放开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商用车外资品牌加速入华,以直接在中国建厂生产的方式,进军中国重卡市场。目前已有日野自动车株式会社、斯堪尼亚公司、戴姆勒、韩国现代等厂商布局物流商用车领域。

面对身经百战的跨国公司,市场份额较小、技术与产品优势较弱的中小商用车主机厂和Yabo亚博公司将面临更大压力。

作为我国干线物流自动驾驶赛道Yabo亚博公司的上市第一股,图森未来同样面临较大压力,已出现连续三年的亏损,并且亏损金额不断扩大。

据2021Q2财报显示,图森未来净亏损为1.17亿美元,同比扩大316.6%,而营收只有148.2万美元,去年同期为26.3万美元,研发、营销和行政费用支出1.19亿美元。

图森未来的连续亏损,是干线物流自驾行业尚处于投入期的无奈和必然,但长期来看,多年的研发投入带来的技术积累,将会使行业进入量产之后的路,走的更踏实。

无论是L3到L4渐进式发展,多级别同时发展,还是专注L4的发展路线,在彻底实现无人驾驶商业化落地的漫长征途中,技术上的“弯路”谁也躲不开。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