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yabo app官网评论

三星折叠屏手机爆火,但国内市场已经“不需要”

最近的手机巨头之间显然不太安宁,就在上个月苹果“十三香”刚刚血洗所有社交平台的热搜榜,转眼间,这个月的十九号就要迎来苹果秋季第二场发布会。诚然,任何一个领域但凡哪个出了些风头,剩下的几个就要挨个被拉出来溜一溜。

在十三香刷屏社交网络时,评论区里随处可见果粉与华为粉的拉踩与掰头,米粉与另外俩兄弟则在默默窥屏,时不时冒出几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风凉话,有意思的是,这一场场不肯服输的Yabo亚博争番大战中,却唯独不见三星的影子。

从爆炸门之后,三星在国内乃至全球的路人缘就大幅度溃败。尽管如今三星依旧坐在全球手机市场份额第一的宝座上,但前有狼后有虎,数据显示,在过去的两年里,三星多次被苹果超越。

比如2019年的第四季度与2020年的第四季度。2021年第二季度,三星的全球份额是18.2%,除了苹果虎视眈眈之后,其他品牌也在蓄势待发,小米在同时期的全球手机份额达到了16.9%,欧洲市场的出货量同比增长67.1%,市场份额高达25.3%,已经超过了三星,印度市场也是如此。

最惨烈的是中国市场,这几年三星从巅峰时间的20%一路跌到今年第二季度的0.6%。曾经失去了中国市场,仍然位居全球第一的三星看似肆无忌惮,毫不在意,可随着局势越来越激烈,三星开始想念并且试图重返中国市场了。

而折叠屏手机,在其中尤为被三星看重。

三星不想离开中国市场

在二十世纪初,三星为了打开中国市场就有了一系列动作,直到2002年才正式站稳脚跟。三星在国内的第一站在惠州,早在1992年,就在惠州投资了5200万美元,建立了三星惠州工厂。

老实说,惠州工厂的沉浮就是三星在中国市场的一个命运缩影,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三星惠州工厂的手机生产线月均生产手机高达600万台,占全球出货量的17%,截止2007年,三星在中国累计投资就高达61亿美元,雇佣的员工超过6万人。

2013年,三星在中国的市占率就排到了第一名。接下来的故事基本耳熟能详,三星从神坛跌落谷底只用了短短四年时间,今年在一众手机厂商神仙打架的时候,曾经的绝对王者却被动地沦为遭殃的“小鬼”。

除了销量与市占率,三星在中国的几家手机制造厂也陆续关闭。2015年,三星在苏州的一家工厂倒闭,2018年,三星深圳工厂与天津工厂也宣布关闭,紧接着一年之后,三星在国内最大的一家手机工厂惠州工厂关闭。

这一连串的动作看似是三星在逐渐退出中国市场,包括手机消费与制造业,其实不然。这几年,三星在国内一直默默无闻地扮演着一个旁观者的角色,但事实上,三星比任何一家手机厂商都要留恋这个偌大的市场。

2017年,为了挽回在中国丢失的路人缘,三星对整个大中华区的负责人进行了调整。据悉,在2017年之后,中国市场的七大支社被改编成了22家分公司,原来支社的负责人100%是韩国人,改编之后70%以上的负责人来自中国。

另一方面,三星表面撤出了中国,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内的投资却不断在加重。调查显示,三星虽然关闭了几家较大的制造工厂,高尖端产业的投入丝毫没有下降,而且从2012年的13%一直上涨到了2018年的55%。

数据显示,2012年以来,三星仅仅在西安的投资就超过了250亿美元;尤其是三星电子在2018年国内的子公司由2006年的4家增加到了8家。虽然手机销量一蹶不振,但三星电子在中国的销售收入只增不减,据悉,中国地区占三星电子全球总收入的16%到18%。

这种转变的原因并不难猜,国内的制造业早在几年前就逐渐由劳动型转向了技术型。至于手机市场,看似不屑一顾的三星也时不时露出一些小心思。2019年三星Galaxy A8s发布会上,三星电子大中华区总裁权桂贤就对外宣布“We are back”。

2020年,三星在报纸上投放手机广告,广告词是“做中国人民喜爱的企业,贡献于中国社会的企业”;今年以来,三星更是连续冠名多部热播综艺,包括湖南卫视的《披荆斩棘的哥哥》与浙江卫视的《追星星的人》。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三星不得不在手机消费的细分市场大做文章,毕竟国内的高端手机市场,苹果以66%的份额高居榜首,华为则占据了30%的市场份额,曾经高端机型占比超过60%的三星根本挤都挤不进去。

平价市场小米又盘踞已久,剩下的中端机或许是三星抢回中国消费者最后的机会。三星方面也的确这么做了,这几年在中端市场投注最大,几乎70%的新产品在这个领域推出,甚至在2018年,三星S9系列还号称中国的定价是全球范围内最低的。

而最低价不足5000的S10系列半个月不到,出货量已达50万部。尽管这个胶着的市场并未因此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变动,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水花。调查显示,从2018年10月到2019年2月,中国畅销手机排名中三星两次上榜,排名第7。

那么,开始打性价比的三星真的能借此在中国市场掰回一城吗?且不说小米、OPPO、vivo不肯让路,就连苹果都在价格上放低了姿态,十三香加量不加价引起果粉的热烈狂欢,三星回归中国市场的道路恐怕只会难上加难。

屏幕是手机厂商最后的倔强

“手机市场失去创新力了吗?”这是近几年一句最扎心的诘问,包括Yabo亚博光环最强盛的苹果也频繁被消费者质疑创新力度,2021年,苹果十三发布刷屏热搜,但关键词无一不是“十三香”、“降价”、“抢购”等冲击性的消费信息。

手机厂商的相关营销也基本在内存与拍照之间来回打转,屏幕的花样也不在少数,大屏升级到全面屏、曲面屏、挖孔屏、卷轴屏……各种Yabo亚博概念裹挟着创新焦虑掀起了手机界一场假性内卷。仅仅是全面屏就纠结了好几年,苹果猜刘海是每年果粉等待新品发布的保留节目,有人还统计过,从2007年到2017年这十年时间里,iPhone手机屏幕机身占比自52%、54%一路进化到68%、83%。

根据CINNO Research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面屏在智能机市场的渗透率为6%,2018年飙升至50%,后续逐步上升至2021年的93%。显然,消费者对手机屏幕面积的操心程度一点也不比房子差,折叠屏的出现无疑加剧了消费者对屏幕的执念。

不可否认,三星靠着折叠屏狠狠地刷了一把存在感。据韩国经济日报报道,三星在2019年推出的第一代折叠屏手机Galaxy Fold在全球仅售出50万台,到2020年推出的第二代折叠屏产品Galaxy Z Fold2和Galaxy Z Flip全球销量是去年的三倍。

在韩国以外的市场,折叠屏也戳中了年轻人的萌点。数据显示,在美国市场,Galaxy Z Fold 3和Galaxy Z Flip 3的预订量超过了Galaxy Z Fold 2在2021年上半年的总销量;在印度开通预售当日,其预约量已经达到三星Note 20的2.7倍;在中国市场,其预订量也超过了100万台。

最新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折叠屏手机出货量约900万台,而三星占据了88%的市场份额。三星俨然将折叠屏当成了创新翻身的重头戏,还有报道称,三星显示器公司计划把折叠屏幕产量从目前的每年1700万块增加到2500万块,这将让三星每年能够生产约1000万部Galaxy Z Fold系列和1500万部Galaxy Z Flip系列手机。

但2021年整个行业也不过才900万台,相比整个智能手机市场十几亿的销量,占比仍不足1%。可以说,折叠屏的市场份额很难满足三星的野心,更弥补不了整个手机创新的短板,相反的,折叠屏倒是养活了一众柔性显示产业。

三星折叠屏火了之后,小米与华为在折叠屏上也下了不少功夫。艾媒咨询显示,早在2018年全球OLED市场收入规模将达到269.5亿美元,同比增长15.5%,柔性屏产能份额占比将达27%,预计2022年占比达到46%。

柔宇、京东方等生产商在这次屏幕创新中成为最大的赢家,比如华为本次采用的是国产京东方生产的柔性屏。据悉在华为发布的第二天,京东方的股价就上涨3%,2020年中财报显示,其营业总收入为1016.88亿元。其中,净利润为24.76亿元,较2019年同期增加6.24亿元。

有趣的是,生产商并不甘心只做生产商,折叠屏炙手可热,2018年,柔宇推出全球首款折叠屏手机FlexPai,并且投产全球首条全柔性屏生产线。可惜前面大山压顶,柔宇手机表现平平,销量不及华为Mate X系列折叠屏的三分之一。

你方唱罢我登场,折叠屏成了手机创新最后的倔强,连生产商都闻风而来,这对三星而言自然不是什么好事。

三星之外,日韩手机大溃败

时至今日,虽然三星依旧是全球第一,但它的焦虑与处境肉眼可见。除了三星,不难发现,曾经在手机领域辉煌一时的日韩手机品牌基本被市场的更迭遗留在了角落里,全球的手机战事中,日韩品牌中只剩下了三星这么一根独苗。

很长一段时间里,三星、LG、索尼、夏普、泛泰……这些日韩品牌也曾在手机江湖里搅弄过风云,如今却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例如2021年3月份,《东亚日报》报道称,韩国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LG即将决定要关闭智能手机部门,退出手机市场,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LG有手机业务,而且一度生意还不错。

时间要追溯到2006年,LG一款巧克力手机踏着韩流在中国市场风生水起,代言人玄彬与金泰熙正是当年如日中天的韩系偶像,带起货来与后来的流量小生不分伯仲。据悉,当年LG这部手机售价4000元,在中国就卖了60万台,全球销量高达300万。60万的数字在今天看上去不值一提,但要知道,根据信息产业部的统计,2005年前后国内移动电话普及率只有25.7%。

2008年,LG手机总销售量高达1.007亿部,超越摩托罗拉和索爱,位居全球手机厂商第三名。LG手机在当时有多么风光?调查显示,2008年手机市场占有率诺基亚以38.6%市场占有率居第一位,三星电子以16.2%居第二位,LG以8.3%的市场份额占据第三,而苹果当时是1.1%,排名第八。

无独有偶,索尼也不例外。2001年,索尼和爱立信分别出资50%成立了索爱,2011年才正式归入索尼,成为索尼全资的子公司。据悉,2007年第四季度索爱的出货量达到2080万部,占全球超过9%的手机市场份额。

对于年轻人来说,这些品牌的手机可能听都没有听说过。2019年,索尼在北京的手机工厂将转移到泰国,“索尼大法好”在手机方面显然失灵,有数据显示,2018年索尼移动移动亏损额度高达9.13亿美元。2020年第一季度索尼手机仅出货了40万部,第二季度出货 80万部。

“难兄难弟”LG手机在2018年就撤出了中国市场,2020年第三季度,LG在全球手机市场中所占的份额仅剩2%。虽然数据惨淡,且被手机中心市场抛弃,但这并不意味着日韩手机就此消失,在苹果与中国手机在全球各地强势割据的背景下,这些品牌在本土算得上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究其原因,是日韩地区的消费者对品牌极度忠诚,忠诚度达到令人发指的程度。2018年,世界品牌实验室对各国的消费者进行了品牌忠诚度调查,韩国消费者的国民品牌忠诚度高达60%,而日本则高达68%。

所以在2020年第四季度日本市场手机总出货量苹果占据了超过50%,但在其它地区籍籍无名的夏普和京瓷市场份额加起来差不多还有20%的份额。2020年第三季度日本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报告显示,日本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为658.7万台,其中苹果占比43.7%,剩下的基本全是日本本土手机,夏普、京瓷、索尼三家瓜分天下。

韩国一向被手机品牌视为“最难啃的骨头”,三星把控着超过50%的韩国市场份额,LG占据着20%,加上泛泰三家本土品牌在韩国市场占比超过80%,果粉遍布世界各地的苹果在韩国占比常年不足10%。

华为在2018年曾短暂地挤进日本手机前五,但最后还是不敌扎根多年的本土品牌。有如此

忠诚的本国消费者,日韩手机就像是躲进了桃花源,的确怡然自得,但也印证了那句古话“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因为从找到避风港的那一刻起,它们也就跟激流勇进的手机市场没有多大关系了。

道总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联网与Yabo亚博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道总有理(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