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黄光裕更新朋友圈 “新模式门店”能赶上新时代列车吗?

作者:大成

资本市场进入多重变奏,互联网企业遇挫,新零售企业猝不及防“抱团取暖”,包括国美零售。

2022年8月12日,国美零售与阿里云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加速实体零售“数智化”转型升级。2022年5月,国美零售先后与腾讯、华为签订同类合作协议,对旗下实体零售门店进行数智化改造。

为了继续谋求“Yabo亚博赋能”,国美零售创始人黄光裕开始发力。 

黄光裕新朋友圈:Yabo亚博巨头为全零售重塑内核

黄光裕引进“顶级朋友圈”,接连拉来腾讯、华为、阿里,而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的是合作的重点。

2022年8月,距离黄光裕回归国美零售刚好满18个月,国美零售步入生命周期的35周岁。

回望2021年,多家头部民企债务危机爆发。关注国美零售的人,都在为黄光裕捏一把汗。

35年里,国美零售经历了线下门店的辉煌与线上电子商务的落寞。随着这两大周期落幕,国美零售面临下一个周期的到来。

从2022年上半年的情况看,国美零售并不轻松,面临经营与债务等多重压力。

按照董事会的年度规划,今年国美零售实行的是扩张路线;然而,棋至中局猛然发现,业务扩张势必造成营销费用的快速增加。黄光裕及时收缩战线,“打扮家”等第二曲线业务暂停。

为了应对汹涌而至的新零售浪潮,国美零售管理层提出来“全零售”的转型战略。无奈的是,在电商红利时代,腾讯、阿里等几大巨头抢走了80%以上的互联网流量。在焦灼的用户大战中,各类营销APP都竭尽全力投奔阿里、京东等巨头,国美零售在夹缝中很难“分一杯羹”。

“流量诚可贵,技术价更高”

正在浴火重生的黄光裕,新朋友圈巨头越来越多。

国美零售管理层一致认为,在上一个电商时代留下来的产品结晶,是建立了打通线上线下的“全零售生态共享平台”。

这无疑是国美零售一手创建的、最有价值的核心资产!

国美零售管理层在多种转型方案之间调研一段时间后,腾讯、华为成为战略技术合作伙伴。2022年5月5日,国美零售与腾讯签署战略协议,双方在大数据/云、互联网技术、广告营销、智能门店等领域达成深度合作。

一周之后的5月12日,国美零售又与华为签署战略协议。此次战略合作,将围绕国美零售旗下的全零售生态共享平台,在门店数字化运营管理、全渠道数字化营销、智能终端物联等领域共享共建。

再加上这一次牵手阿里,黄光裕的新朋友圈聚齐了前五位的互联网Yabo亚博巨头:拼多多、京东、腾讯、华为、阿里。

2020年4月19日,拼多多对外宣布,认购国美零售发行的2亿美元可转债,期限3年,票面年利率为5%,初步转换价为每股1.215港元,溢价高达66%。2020年5月,国美零售向京东发行1亿美元可换股债券,双方将在联合采购、联合营销、物流服务等多个方面展开深度合作。

业内认为,国美零售与拼多多、京东的合作,更多地是希望引流增效与资源配置;而今年与腾讯、华为、阿里的合作,则是直奔“技术赋能”与基础设施建设。这种向技术要市场的打法,其实质是希望能活得好一点。

亟待进一步深入合作

国美零售亟待通过加大技术投入来“补洞”。这种路径分为两条:其一是自己组建研发团队,其二是向市场引进新技术。

黄光裕在内部会议上表示,国美零售并不是单纯靠流量的概率来获取交易量,更多的还是获得消费者认同。

他进一步解释称,国美零售是通过商品、价格、内容、质量、服务等一系列竞争力,来获得消费者认同,流量并不是唯一的。

流量逻辑正在被“数智化”超越,第二条路径向市场巨头引进技术成为方向。

对于新转型方案,一位北京投资圈的人士向GPLP犀牛财经表示,国美零售希望通过品牌资源合作,换取腾讯、华为、阿里的技术支持,这似乎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因为品牌合作换来的资源注定是浅层的,真正深层的技术合作必须以股权为基础。对比来看,国美零售通过债券融资,从拼多多与京东获得了一共3亿美元的资金。这种实质性的合作,效果当然会更好。”上述北京投资圈人士表示。

国美零售与拼多多、京东的合作,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营收与现金流等多方面的燃眉之急。根据银河国际的研报,2020年上半年国美零售在京东、拼多多平台的销售额分别为10亿元、20亿元,全年合计约为120亿元至140亿元。

一位新零售资深分析师表示,反观此次与腾讯、华为、阿里的合作,双方似乎还处于早期的测试阶段,并没有像拼多多、京东的合作那么深入。

业内人士认为,国美零售必须迈开更大的步子才能换取真正的新技术。否则,合作仍然停留于表面,潜在的风险有点大。

“新模式门店”背后的希冀与隐忧

“新模式门店”的背后是国美零售正在寻找新的增长机会。

国美零售与腾讯、华为、阿里合作,其初衷则体现于将现有的技术能力彻底向社会开放,为更多大B端、小B端提供“数智化服务”。

由于可以最大范围地服务于更广泛的社会群体,业内人士认为,国美零售未来能像腾讯、阿里一样,扮演“技术赋能”的角色。

如今的国美零售,已经建成一整套集“线上、线下、供应链、物流、大数据/云、共享共建”六位一体的“全零售生态共享平台”。关于此次升级这一平台,国美零售内部人士称,意在为下一个“数智化时代”做好准备。

国美零售通过持续推进数字化,已经实现全国4200多家门店线上平移。

这是国美零售当下最值钱的业务资产,黄光裕把盘活它的希望放在真快乐APP的流量入口上。这当然是一个很好的基础,接下来与腾讯、华为、阿里的战略合作,则是一次立足于数智化的技术升级,加速线下与线上平台的精准对接和数据融合。

不过,由于不涉及现金购买技术专利,也没有提及股权合作,隐藏在其中的一个关键问题是:腾讯、华为、阿里的战略合作,能给国美零售带来多少实际的技术支持?

总体来看,国美零售仍在亏损流血。好在,亏损的同时也出现了多项向好的“财务指标”。

2021年财报显示,国美零售销售收入为464.84亿元,同比增长5.36%,虽然增长不算大,却是2017以来首次正增长。

国美零售2021年归母净亏损44.02亿元,亏损同比下降37.06%;综合毛利率约为14.40%,同比增长2.24个百分点;毛利率为11.85%,同比上涨1.54个百分点。

国美零售CFO周婷在2022年5月全球投资人会上表示,国美零售一季度毛利率比202年同期的约10%提升至17.5%左右,费用同比下降了8个百分点,经营活动现金流正向流入8亿元左右,同比增加了7.1%。

新时代能否摆脱亏损泥潭? 

2022年3月31日,国美零售高级副总裁方巍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今年以来的利润空间是营收的15%到25%,预计2022年国美零售可以实现盈利,彻底摆脱亏损的泥沼。

然而回顾以往的10年,国美零售财务数据多年发出“警报”!

2015年开始,国美零售资产负债率从接近60%增至66%、72%、82%、88%,最终变为2020年的98%。这使得“偿债”成为一项最紧迫的任务。

为此,国美零售于2020年和2021年偿还了大量债券和借款,其负债率在快速下降。各路筹集的资金在紧要关头为国美零售输血,化解了一场负债率高达98%的危机。

2021年底,国美零售负债率降至78.3%的中高位,负债总额约为633亿元,其中有息短债为280亿元左右。

然而,另一个问题开始突显出来。

截至2021年底,国美零售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为43.78亿元,相比2021年的95.97亿元,减少了52.19亿元,主要由于投资活动耗用现金净流量近20亿元,以及耗用现金净流量40亿元用于偿还应付债券及计息银行借款。

2022年6月30日,国美零售通过配售融资6.68亿元,国美零售高级副总裁方巍表示,“未来3年,希望我们的SKU商品数由百万量级达到千万级,商户从万家达到10万家;会员在2亿多的基础上再翻一倍” 。

需要说明的是,关于债券融资与股权融资,精通资本运作的黄光裕选择了前者。2007年在黄光裕入狱之前,国美零售的现金流高达54.9亿元,其中最大一笔流入来自于发行债券,金额为46亿元,属于债权融资。

“目前黄光裕还是很保守的,控股权拿捏得死死的。不排除接下来他还会连续释放股权,从而化解国美零售可能遇到的困境。”前述北京市一位投资圈人士说。

错过了电商红利时代,国美零售能够跟得上数智化时代的列车吗?

(本文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page.sta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