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sir
  首页 逍遥岛 藏经阁

蒋百里:日本人—— 一个外国人的研究

By: 北方周末 发表于 2013-4-29 19:31:41 · 6274次点击   回复:0   
绪言   
  世界上没有像我那样同情于日本人的!
      一群伟大的戏角,正在那里表演一场比 Hamlet 更悲的悲剧;在旁观者那得不替这悲剧的主人翁,下一点同情之泪呢。
      古代的悲剧,是不可知的运命所注定的,现代的悲剧,是主人公性格反映。是自造的,而目前这个大悲剧,却是两者兼而有之。
      日本陆军的强,是世界少有的。海军的强,也是世界少有的。但是两个强,加在一起,却等于弱;这可以说是不可知的公式;也可以说是性格的反映。
      孔子作易终于“未济”,孟子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种中国文化,日本人根本不懂,他却要自称东方主人翁?
  如今我像哥德批评 Hamlet 一般,来考察目前这个悲剧的来源。
  
  一、几个自然条件  
  
  1.情热的人种  
  
  从日本人的习惯,诸如洗澡、衣服、饮食、居住来看,日本人种无意识从南方移去的。其间当然也有一部分从北方——中国山东与高丽的移民,但这并不是主流。所以北方的风俗,在日本是看不见的。事实上,北方苦寒的生活,非日本人所能接受。北海道是日本国国土,经 过五十年的开拓。中国的东三省——满洲二十年前,日本就想移民,五年来他可以自由移民。但统计数字的雄辩,确实告诉我们,日本这种移民企图已经怎样的失败。日本人怎样的不愿到北方去!  
  
  
  2.地理上的影响  
  
  这种南方情热的人中,又受了地理上的影响。日本的气候风景,真可以自豪为世界乐土。但它缺少了国民教育上的两种材料。日本自以为是东方的英国,但它缺少了伦敦的雾(一)。日本人要实行他的大陆政策,但他缺少了中国的黄河长江(二)。明媚的风景——外界环境 轮廓的明净美丽,刺激了这个情热人种的眼光,时时向外界注意。缺少了内省的能力,同时因为时时要注意,却从繁杂的环境中找不到一个重点。短急清浅的水流,又诱导他成了性急的,矫激的,容易入於悲观的性格。地震,火山喷火,这些不可知的自然变动,也给予日本 人一种阴影。  
  
  3.鱼  
  
  许多日本人宣传家的统计,常常侈言他人口如何激增,国土如何渺小。据说近卫见了霍斯上校后,霍斯就做了重行分配殖民地的文章。但他们的说明书上,却隐藏了一件本国唯一的宝贝——及无限止的海上生活资源——鱼。(他们因为国民生存上必要而发展出来的无限制的 渔艇制海权。真可以代表现代的侵略政策,我们到可以承认他正当的权利。)但是这个鱼,又给日本民族性格上一种影响。日本古代拿鲤鱼来比武士。因为只有鲤鱼受了刀伤乃至临死也会动。恐怕切腹这个风俗,与吃鱼有关系吧。因为鱼非新鲜不可口。日本人吃鱼便要把鱼 活活的宰死了吃。极有风味。日本人不懂中国孟子所说「闻其声不忍食其肉」与「君子远庖厨」的意义。所以他们的残忍性,还保有岛人吃人肉的遗传。  
  
  4.世界各国的酒都是越陈越好,白兰地一百年,绍兴酒五十年,但日本的酒却是要新鲜,越新越好。而大量饮酒在日本人却认为豪杰的象徵,尤其陆海军将领,对於酒,都是经过长期奋斗而升级。所谓「死且不??酒?足辞」。  
  
  5.音乐  
  
  
  假如你在月明之夜听日本人的笛——尺八。假如你在黄昏时分,听日本农夫的民谣,假如你在灯红酒绿中听他们的三味丝,你总能得到高亢激烈,与长声哀怨的音色。外国人要学他,一定呼吸会转不过来。在中国琴弦,因为过高而断,是个不祥之兆。假如那中国的琴来和日 本的三味线琴弦一定会断。  
  
  6.花  
  
  「花是樱花人是武士」!多么美呀!但它的意义却是印度悲观主义的「无常」。因为樱花当它最美的时候,正是立刻就要凋谢的象徵。好像武士当它最荣誉的时候,就是他效命疆场的一刹那间。(勇敢是可赞美的,但太悲观了啊)。  
  
  所以日本人在制造文字时代,节取中国文字,来做他的字母,就有了一首诗:开首是「色香俱散」,结束是「人事无常」。  
  
  直译的意义是:  
  
  「色与香都是要散的呀」!……「我们的人生谁能维持永久呢?」  
  注一 雾锻炼了英国人体格之强健与眼光之正确。 注二 黄河长江养成了中国人特有的气度。  
  
  
  
  
  
  二、几段历史事迹  
  
  1.文字的创造  
  
  当中国固有文化正发达的时代——像秦汉时代——就有许多传说:可征为与日本有交通。但当时日本尚不能接受文化,知道孔子降生一千年以后,隋唐时代即印度文化东输,佛教在中国正是极盛的时代,才有大多数的日本人留学中国。所以印度文化与中国哲学混合输入日本 。创造日本文字的,是一个有名的和尚,在中国受了精深的佛典教育。那时候如同水入空谷一般。几个佛教大师,把他们的理论,风靡了全国,上达皇室,下迄国民。  
  
  2.武士道与大和魂  
  
  中国哲学到德川统一之后才被提倡而盛行。那时日本人所自豪的武士阶级,已入於停顿时期。所以要知道武士道的源起,不能不对与佛教思想的输入加以特别注意。假如从表面上看,武士道与欧洲中古时代的骑士,无大区别。他的美德,是忠实勇敢,同情,朴俭,守礼节, ——只有一件即对於女性观念与骑士不同,不是尊重,而是蹂躏,——但是日本人以为除此以外他另有欧洲人所没有的「内在的精神」所谓「大和魂」这个东西。  
  
  
  这个大和魂,不仅外国人不能捉摸,就是日本人也不能说明。据我看(Litz)论美学曾说到忘我的境界,这种容易导人於忘我境界的性格,恐怕就是大和魂的真谛。而这一刹那间的异常境遇,是从佛教禅宗所谓「悟」所谓「空」而来的,但其中有厌世的悲观的色彩。  
  
  3.武士的不道  
  
  武士的长处,就是所谓「道」。但它的背面有一个阴影。按日本面积很小,在武士时代又分作几百个小国。彼此毗连邻接。它的首领随时有被袭击的可能。他对四面八方不能不十二分警戒。所以侦探术就特别的巧妙。几百年来养成了一种闻蝶的天才。日本的高级社会、常常 不自觉的喜用诈术,就是那时候养成的。其中两个最有名的英雄,一是丰臣秀吉,一是德川家康,日本国民给他们的绰号,前者叫作「沐猴而冠」。后者叫做「老狐狸」。日本人最喜欢读这个时代的演义。在我看来,那些正是别有风味的侦探小说。  
  
  4.西乡隆盛  
  
  真正够得上做日本精神美德的代表者有一个人。就是西乡隆盛。但他模范地做了悲剧主角。因为他不失败於他所反对的敌人,却失败於他所爱护的学生。日本有许多爱国者,究竟是否国家的幸福,不能不请命运之神来判断了。  
  
  5.两个真正的日本指导者  
  
  
  真正从日本民族的发展看来,有两个指导者,是值得尊敬的。一是从前的圣德太子。他奠定了日本的第一期文化,接受了佛教与中国哲学。一是现代的明治大帝,他创了日本的第二期文化,接受了欧洲的科学文明。
    
  作者:蒋百里


该贴已经同步到 北方周末的微博
6274次点击
0个回复  |  直到 2013-4-29 19:31:41
添加一条新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新浪微博登陆

标签云|手机版|Yabo亚博先生 ( 京ICP备07036130号 )

GMT+8, 2021-1-28 13:39